三七中文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288章 再度潰逃
    高陽城內,關寧軍和宣大六鎮五萬兵馬把高陽城的城墻站的滿滿的。

    正常來說,攻城的一方需要守城一方人數的三倍以上,但此時的高陽城,卻是相反的,守軍是攻城一方的三倍。

    即便如此,明軍各部還是很緊張,誰都沒想到,韃子腦子真出問題了,不打同口的天武軍專挑他們打。

    面對著城下黑壓壓的一大片清軍,山海關總兵馬科再也不惦記著多鐸的人頭了,他連忙喊道:“快把天武軍的龍旗豎到城樓上,兩面都拿來!”

    見兩桿龍旗固定到了城樓上最顯眼的地方,馬科終于松了一口氣,所有明軍將領也都松了一口氣。

    然而下一刻,清軍的攻擊更猛了!所有清軍集中兵力主攻一面,不停的上人。

    駐守高陽的明軍各部所有人都呆住了,這是怎么回事?什么個情況??

    經過上次的攻防戰,孫承宗死后高陽幾乎變成了一座空城,即便清軍知道這是一座空城,他們也不得不打,更何況守城明軍還頂著天武軍的龍旗。

    想要拿下保定府,保定周邊的明軍必須要擊潰,特別是這種數萬人集結在一起的明軍,一旦繞過進攻保定時,后路被抄了就麻煩了。

    城池在戰爭中有很重要的作用,它是交通要塞也是糧草軍需的儲備站,因此大多數城池都有完善的防御體系,特別是京師、南京、洛陽等大型城池,只要守軍肯守,敵人很難打下來。

    然而明軍不敢戰,即便有再好的防御體系,也是徒然,這也造就了世上沒有攻不破的城池這句話。

    清軍莫名其妙的行動讓明軍各部也上火了,專門欺負我們九邊的人馬是吧?老子弄死你個龜兒子!

    籠罩在高陽城頭上的硝煙尚未消散,城頭上的明軍火炮火銃在持續的開火,炮彈和彈丸如同冰雹雨點一樣打向清軍,城外的空地上,盡是清兵的尸體。

    遭受明軍猛烈的抵抗,八旗漢軍和蒙古兵哪里還敢繼續前進,紛紛有些怯戰。

    而在清軍的主陣中,豫親王多鐸一臉鐵青,看著跪伏在自己面前請罪的漢軍甲喇章京和蒙古甲喇章京。

    明軍的火力兇猛有些出乎于多鐸的意料之外,但漢軍和蒙古兵的怯弱和無能更令多鐸憤怒。

    “廢物!”多鐸一腳踹翻那名漢軍甲喇章京,喝道:“讓我鑲白旗的勇士上,天黑之前必須拿下此城!”

    在派出鑲白旗滿洲兵之前,多鐸下令將敗退后退的數百人全部斬首,嚇得各旗將士渾身發抖。

    兩個負責攻城的甲喇章京跪地上磕頭不止,痛哭流涕道:“豫親王,饒了我們這一次吧。”

    多鐸冷笑了一聲,道:“我大清自太祖起事以來,一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全在令行禁止,將士用命,凡不遵軍紀者,當立斬不容,像你們這樣的貪生怕死之人,留之何用,今天本王就用你們的腦袋以警效尤!”

    說著他拔出佩刀將二人當場砍死,然后又道:“后退之人一個不留,全都斬首!”

    清兵們也一起動手,在數百人的求饒聲中,將他們一一推出斬首,其他的漢軍和蒙古兵一個個也嚇得心驚膽戰,腿肚子直打顫,心里都在罵著這伙滿洲狗真是兇殘成性。

    在高陽城的城墻上,明軍各將對城下的事看得十分清楚,他們驚駭著禁紛紛議論。

    陳新甲皺眉道:“好家伙,這群韃子真夠狠的!”

    楊嗣昌卻搖了搖頭,道:“雖然說韃子是兇殘了一些,但軍紀嚴厲,絕不估息,是正確的治軍之法,如果我們其他的明軍都能夠做到這一點,那么韃子根本就不敢打進關來。”

    在不遠處的馬科小聲對白廣恩道:“韃子這是要拼了,咱們跑吧!”

    白廣恩湊過去小聲道:“我們立下了軍令狀,跑了要被殺頭的!”

    馬科道:“怕個鳥,大家一起跑,朝廷還真能斬了我們不成?”

    白廣恩點點頭道:“說的倒也不錯,容我來算上一卦!”

    說著,他翻起了手指,其神態跟個冒牌的老神仙一樣。

    馬科急急問道:“卦象如何?”

    “別出聲,影響天機氣運!”白廣恩淡淡道,然后嘀咕著念起了一大堆專業術語。

    不多時,白廣恩這才開口道:“兇卦!”

    馬科道:“那不廢話嘛,韃子要是破城,我等還有活頭,當然是兇卦了,你這算命的本事到底是不是祖傳的?”

    “愛信不信!”

    “........”

    在砍了幾百顆腦袋后,多鐸盡起清軍滿蒙漢全部人馬,又一次向高陽發動進攻。

    各部清軍不敢馬虎,奮力的向城頭攻去,無人敢退一步,可明軍的火炮火銃可也不是吃素的,還有更多的弓箭。

    然而不管有多么拼命,血肉之軀始終無法和火藥相抗衡,清軍被打得尸橫城下遍野,血流成渠。

    清軍連攻了兩個時辰,戰死數千人馬,八旗漢軍和蒙古軍幾乎全部死絕了,多次攻上城墻,又多次被明軍擊退。

    雖然損失不小,但也有巨大的收獲,城墻上的明軍火力幾乎殆盡了,明軍的城防防備并不充足,只能靠人海戰術,然而在膽氣方面,比清軍差了不少。

    各部輪流守城,在輪到宣大人馬守城的時候,忽然有人傳報陳新甲:“督臣,山海關總兵馬科和薊州總兵白廣恩領著人馬從西門跑了!”

    “什么!”陳新甲大驚,如遭雷擊。

    不多時,又有人稟報:“督臣,高公公和密云總兵唐通也領著人馬跑了!”

    “他們.......他們!”陳新甲吶吶半晌無言。

    在城樓上巡視的楊嗣昌眼前一黑,差點昏過去。

    楊嗣昌很不明白,只要大軍堅守半日,天武軍就能趕到,到時兩面夾擊,這一萬多人的建奴就成了明軍的探囊之物,驚天大功近在咫尺,關寧軍怎么就跑了呢?

    “督臣,韃子攻上城墻了!”

    關寧軍逃跑的消息很快傳遍了高陽城,宣大三鎮的人馬得知友軍跑了,再無奮戰之心,隨著清軍不斷涌上城墻,漸漸不支,不少人開始往城下跑。

    眼看高陽守不住了,陳新甲大駭,慌忙道:“楊總兵,快護送楊閣老出城!”

    楊國柱領命,率領自己的督標營急急護送楊嗣昌向西門而去,虎大威則是護送著陳新甲,大同總兵姜襄早已不知去向了。

    在領導跑光了后,宣大人馬只是稍作抵抗就棄城而逃,清軍趁勢攻占了高陽城。

    在進入高陽后,多鐸這才知道駐守高陽的并不是天武軍,他氣的差點噴血,折損了不少八旗軍精銳,還自信的以為擊潰了天武軍,結果打半天打得都是些臭魚爛蝦!

    多鐸惡狠狠的問:“天武軍在哪里?”

    一個清軍將領小聲提醒道:“應該在同口,附近數十里內只有這兩處地方集有明軍重兵.......”

    多鐸猛拍桌案,怒聲道:“留三千人駐守高陽,其余大軍盡數進軍同口!”

    ........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