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從流量到影帝 > 183 站在你這邊試試
    這是衛勛第二次來池家別墅。

    但上次他是厚著臉皮進去坐一坐,這一次,他過來是有正事要談。

    提著毛斌買的水果和補品,衛勛按響了池家的門鈴。

    池棠套了一件厚厚的羽絨服,從別墅里跑出來給他開門,笑嘻嘻的說道:“還買這么多東西干嘛,搞得很正式的樣子。”

    衛勛輕笑道:“提前練習練習,方便下次來的時候有經驗。”

    池棠聞言臉色一紅,然后掩飾性的說道:“少來,反正我知道你這次是來找我爸的,你可別指望我會幫你啊,我現在也是馬上要正式上班的人了,得有一個成熟職場人的素養。”

    很顯然,關于觀池院線和皇朝娛樂合作的事情,池棠是知道的。

    但這是正常的商業往來,純粹都是為了利益,沒什么不對。

    池棠顯然也不打算摻和進衛勛和觀池之間的問題。

    “你如果不幫我的話,我今天怎么可能會出現在這里。”衛勛說道:“昨天如果我把電話打到觀池去,池總肯定不會見我。”

    有些事,連個見面聊得機會都沒有的話,那就真的半點機會都沒有了。

    池棠嘴里說著不幫忙,但其實該幫的都幫了。

    聽到衛勛這么說,她沉默片刻,轉身悄悄瞥了一眼家里,然后小聲嘀咕道:“剛才我爸跟一個很久不見的老朋友聊了一通電話,現在心情不錯,你進去以后,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反正我幫你兜底,他答不答應是他的事兒。”

    衛勛眼睛里浮現出一抹笑意:“好。”

    幾分鐘后,兩人進了別墅客廳,池晟正在沙發上看文件,抬頭瞥了一眼衛勛,說道:“來了?”

    衛勛笑道:“就是想著快過年了,正式來家里拜訪一下您。”

    池晟嘆了口氣,抬眼看向池棠,說道:“你上樓,我和他聊。”

    池棠有些不樂意:“爸。”

    池晟說道:“本來我就不想在家里談公事,你把他帶來了,難道不就是想讓他跟我聊聊嗎?”

    池棠聞言咬了咬唇,對衛勛使了個眼色,然后墨跡著上了樓。

    等客廳里就只剩下彼此兩個人的時候,池晟示意衛勛在對面坐下,嘆氣道:“這丫頭,真是把胳膊肘都拐出去了。”

    衛勛不知道該怎么接這話,瞧見旁邊的水壺有剛燒開的茶水,于是默默倒了兩杯。

    “坦白說,我挺欣賞你的,但你今天過來,讓我覺得有些失望。”

    池晟看著衛勛,有些不悅的說道:“觀池雖然是我的,但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和購票幫合作,對觀池院線有利,也是董事會做出的決定,你不要指望我能改變這個決定。”

    衛勛倒好的茶水遞過去,笑道:“我今天過來,不是為了和池總您聊皇朝娛樂的。”

    池晟聞言奇道:“那你是?”

    最近這幾天,勛章傳媒的日子不好過,因為什么,池晟心里門清。

    但還是那句話,不能因為觀池和皇朝娛樂聯手會侵犯到勛章的利益,觀池就要放棄自己的利益。

    在商言商而已。

    見到衛勛來家里拜訪,池晟下意識就是以為衛勛目前狀況艱難,所以厚著臉皮來求援了。

    但其實不是。

    衛勛問道:“有個冒昧的問題,去年的時候,我曾經問過池總您,有沒有融資熊貓購票的意思,當時您說的是不感興趣。現在我想問問,觀池有融資購票幫的意圖嗎?”

    這個問題,確實是有些冒昧了。

    但池晟沉思片刻,還是說道:“確實有這方面考慮,但具體能不能達成合作,還要看后續接洽。”

    私有院線搭載線上購票軟件,是1+1大于2的效果,所以觀池院線一定會這么做。

    只不過熊貓購票現在盤子太小,對觀池來說,還是和購票幫互通利益更大。

    “這就是我今天來的目的,我想請池總再等等看。”

    衛勛認真說道:“購票幫現在看似是觀池唯一的選擇,但有時候唯一的選擇,并不見得是最好的選擇,稍微等一等,對觀池并沒有影響,或許將來還會有更好的選擇。”

    熊貓購票想要飛速發展起來,就必須要拿到院線方的融資,單靠勛章傳媒自己,是撐不起和皇朝娛樂的票補大戰的。

    一旦觀池早早的融資購票幫,那熊貓購票就只能選擇和其余院線合作了。

    其余的院線,無論是天光,華影,或者時代,都不如觀池有資本。

    因為觀池是直接可以和皇朝娛樂分庭抗禮的。

    聽到衛勛這么說,池晟覺得有些好笑:“更好的選擇,你是指你的熊貓購票嗎?現在從媒體,渠道,客戶到資本方,沒有任何人看好你。”

    衛勛沉默片刻,說道:“當時我和天光傳媒打官司的時候,同樣沒有人看好我。”

    池晟聞言怔住了。

    “所以有時候看似沒可能的事情,也不見得贏不了。我的來意已經說清楚了,接下來怎么選擇,池總您心里肯定有自己的定奪。”

    說完以后,衛勛站起來,笑著告辭:“所以我就不在這里討您嫌了。”

    明明公司遇到了危機,甚至一不小就有可能會崩盤,但衛勛沒有池晟以為的慌亂,或者干脆來厚著臉皮求援。

    他看起來依舊很沉穩。

    池晟心里一聲贊嘆,卻沒說出來,而是說道:“剛坐下就走?我讓棠棠下來送送你?”

    “不用了,讓她夾在中間也挺為難的,待會兒您跟她說我先走了就行。”

    禮貌性和池晟告別,走出池家別墅以后,衛勛上了車,暗自嘆了口氣。

    接下來就要看池晟怎么選擇了。

    但不管池晟會不會選擇融資購票幫,衛勛都得提前行動起來,接洽別的院線方,不能吧雞蛋都放在觀池的籃子里。

    那么,時代影業,華影傳媒,天光傳媒這三家院線,選擇跟誰合作呢?

    似乎……都不太是好的選擇啊。

    在心里慢慢琢磨著這個問題,衛勛坐在車后座上小憩,這時候,他的電話響了。

    來電顯示是杭高陽。

    事實上,自從衛勛跟天光傳媒解約以后,雙方就再也沒有聯系過。

    衛勛有些驚訝,但還是按下了接聽鍵,笑道:“杭總好。”

    “嗯。”電話那邊,杭高陽說道:“衛勛,有時間嗎,出來吃個飯,順帶聊聊?”

    這個時候約飯局,意圖很微妙啊。

    衛勛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我有時候覺得,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可真的是個奇妙的東西,放在兩年前,我絕對想不到能和你有這樣一通電話。”

    “確實奇妙。”

    杭高陽也笑道:“但最近這幾天我一直在想,天光和你做了這么很長時間的對手關系,最后輸的很慘,那趁著你現在低谷期,我要不要賣個人情,站在你這邊試一試?”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