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網游之荒廢國度 > 第二百二十章 教會工廠(二)
    三人事先已經對這處工廠做好了偵查,此時行動起來也是無比迅捷。

    而李維還在時刻盯著那隱藏的敵人。

    他找機會問了拉緹娜,得知那個時間節點在工廠上層,李維的觀察重心便落在了那里。

    “咯噔噔……”

    龐大機械構造的內部傳來一陣沉悶響聲,籠罩在整個工廠里的轟隆隆機器聲隨之停息,三人中似乎有誰找到了關閉這座機械的開關。

    此時,工廠里已經是尸橫遍野。

    三人對這些普通人動起手來毫不手軟,有烏鴉的指令,他們只會對身穿白色教會制服的高級工匠手下留情,其余的一律滅口。

    李維注意到他們每殺死一人就會有一縷血氣被他們吸入身體里,逐月和烏鴉并沒有什么反應,但獵日卻表現得越來越亢奮。

    “夠了!”

    烏鴉突然冷喝一聲。

    “噗呲!”

    獵日一劍將一個灰衣工人劈成兩半,他隨手抹了一把滿臉鮮血,咧嘴笑了一下。

    “這詛咒會讓人越殺越上癮。”

    烏鴉看了他一眼,究竟是詛咒的問題還是他本人性格的問題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過她也沒資格對這種事說些什么,濫殺無辜的罪孽他們每個人身上都多多少少背負著一些,反正最終都會報應在他們自己身上。

    “嘿嘿,兄弟,沒嚇到你吧?”

    獵日轉頭沖李維笑道。

    李維臉色發白的勉強笑了一下,當然也只是做給他們看,屠殺這種事李維沒做過,但并不意味著到了關鍵時刻他會不忍心去做。

    這點場面還沒到李維的心里承受底線。

    “說,你們鍛造那種金屬的技術是什么!”

    烏鴉轉過身將長刀抵在一個身穿治愈教會服飾的老工匠脖子上。

    “你們這些強盜!我是不……”

    “呲!”

    沒等他說話,烏鴉干脆利落的一抽刀。

    其他十幾個同樣被綁來的白衣工匠忍不住身子一抖,向后縮了縮,一個被老工匠血濺到衣服上的工匠更是一臉崩潰的表情。

    烏鴉繼而便把染血的長刀對準了他。

    “說不說?”

    那工匠一咬牙,閉著眼道:“說了也是死,教會不會放過我們!你們要是能保證可以保護我們不被報復,我就告訴你們!”

    那隱藏在面具后的臉龐看不出表情,烏鴉短暫沉默一瞬后說道:“可以。”

    “我怎么才能信任你們?”

    工匠追問道。

    “至少你們不會立刻死在這里。”

    烏鴉平靜道。

    人群里忽然有人站起來喊道:“你這個惡毒的女人!蒼白之主不會放過你們的!”

    “嘭!”

    他話剛說完,整個人就被一股血色氣勁炸飛出去,猛地撞在墻上變成一片模糊。

    被烏鴉選中的工匠干咽了口唾沫,“我會給你們圖紙,請你不要再傷害我們!”

    “行。”

    烏鴉答應的干脆。

    工匠壯著膽子站起身,顫顫巍巍的走向一旁的工作臺,他先是猛抽了自己幾個嘴巴,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然后拿起筆開始書寫。

    “記得寫四份。”

    烏鴉說道。

    工匠用眼睛余光掃了掃四人,在臉色還有些發白的李維身上頓了頓,“好。”

    “沒想到會這么容易。”

    獵日一邊擦拭著劍上的血邊說道。

    “小心他給我們假的圖紙。”

    逐月比較冷靜。

    烏鴉輕撫著長刀,面具后的目光有一剎那的柔情,她道:“蓋爾斯,你的老婆和兒子正在小教堂避難,你知道那地方擋不住我們。”

    正在手工刻畫圖紙的白衣工匠手一抖,隨即臉色慘白,“我會給你們真的圖紙!”

    “謝謝,另外工廠的倉庫在哪?”

    烏鴉又問道。

    人群里有人指了指工廠一角,還有人主動扔了把鑰匙過來,烏鴉伸手接住。

    她回過頭,看了看,道:“我和逐月過去,你們兩個留在這里盯著他們?”

    她話里帶著詢問的語氣。

    李維心思有些活躍,倉庫?很有可能就是放著最后一件巔峰武裝的地方,不過話說回來,有其他人在場,他就是想獨吞也沒機會。

    不如留在這里。

    上層那個隱藏的家伙遲遲不動手,很有可能就是看四人在一起有所忌憚,如果只剩下自己這個弱雞和獵日,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怎么讓此處的時間節點領主跟三人拼個你死我活才是李維要考慮的,至于跟三人瓜分收獲?他犯得上跟一群已經死了的人分贓?

    “我沒問題。”

    李維輕聲應道。

    獵日見狀,也只好答應下來,他尤不放心的囑咐道:“你們可別把好東西都私吞了啊!”

    烏鴉冷哼一聲。

    兩人轉身離去,蓋爾斯一直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中,他手心里滿是汗漬,羽毛筆幾乎抓不穩,但眼神慢慢堅毅起來。

    他停下動作,盡量平靜道:“我需要一些資料作為參考,能不能讓我去拿。”

    “你這雜碎想耍什么花樣?”

    獵日皺著眉頭罵道。

    “我老婆孩子都在你們手里,我怎么敢。”蓋爾斯趕忙道:“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讓這位小兄弟替我去,很容易就能拿到的資料。”

    “哦?”

    獵日正要說什么,忽然看到蓋爾斯在給他使眼色,他心中一動。

    “好,兄弟,你去幫他拿一下。”

    他轉頭說道。

    “在哪?”

    李維走過來問道。

    蓋爾斯指了指頭頂,“在上面,就一間屋子,里面有個藍色箱子,你幫我抱來就行。”

    “我不去行不行。”

    李維一聽頓時就慫了,上去?開什么玩笑,那個時間節點就在樓頂,還不知道是個樣的什么強敵,讓他孤身一人上去不是送死!

    “為什么?”

    獵日奇怪的看向他。

    “我怕他害我。”

    李維卻不能說出真相,只能這樣說道。

    “我要是敢害你,我們都活不了。”

    蓋爾斯苦笑一聲。

    獵日心里也很在意蓋爾斯要留他一個人說些什么秘密,于是又道:“去吧,沒事,我隨時幫你盯著,出了事也能第一時間救你。”

    你第一時間幫我收尸還差不多。

    李維暗自腹誹。

    然而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他再拒絕就好像心里有鬼一樣,李維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蓋爾斯隨后從脖子上取下一枚掛在吊墜上的鑰匙,將它塞給李維,李維當即抬頭看了他一眼,蓋爾斯也在看著他,目光里滿是哀求。

    李維不動聲色的握緊手掌。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