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寒門醫女 > 166章 餿主意
    人間三月,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俗話說臘月梅花,二月梅花,三月桃。

    梅花盛開時,梅園里是一片白,一片紅,芬香撲鼻,飄逸不盡。

    現在來到梅園里,卻已經看不到梅花的蹤跡。

    反正梅園里地方大,這多了十來個人,也一點也不會顯得擁擠。

    蘇馨跟過來,就和莫老一起去研究藥方。

    余老道則是圍著連城轉,看著他的面相,一會兒搖頭,一會兒點頭的嘆息:“你這額頭發暗,運勢肯定很低,氣色發青,看來手機有危機出現,而且是九死一生啊……”

    他還看出來了點同行的莫人面色不對,可是他什么也不想說。

    畢竟說了自己也不能收銀子,而且這也是他自己的一劫數!

    要是因為自己改變了,誰知道這劫難會不會算到自己的頭上。

    這黑鍋,自己可不想背。

    哎,這就是屬于世外高人的寂寞,可惜他們不懂。

    “前輩真是高人!”連城隨口敷衍了一句,也沒有在意余老道的話,他不信這些神神叨叨的話,而且他現在的癥狀,只要你不瞎,就能看出來他是經歷了什么。

    余老道看著他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自己也離開了:“不,我不是高人,我只是俗人啊!”

    書房里,莫老看了蘇馨的藥方后,滿意的點頭:“這藥方真的很不錯,就算是我也未必能開的出來。”

    仔細點斟酌了一會,又提醒她:“金錢草換成積雪草的效果可能會更好點,還有也可以添加一味細葉黃梔子。”

    蘇馨聽了眼睛一亮:“多謝師父指點,難怪說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呢?”

    “哈哈……”莫老被她夸的開心,覺得自己這弟子不僅有天賦,還一點就透,又會哄自己開心。

    周瀚文進來聽到這話,嗤的一笑:“馬屁精。”

    莫老頓時笑不出來了,這臭小子怎么這么討人厭呢?

    蘇馨還真的不是拍馬屁,她雖然看了很多絕世的醫書,可那些總就只是紙上談兵而已。

    每個人的脈象不一樣,這用藥就不可能一樣。

    而莫老就算是開不出這藥方,可是人家也有鑒賞的能力,見了病人,聽了蘇馨的描述,也能針對他現在的狀態,開出來最合適連城的藥方。

    可以說莫老的經驗累積是現在的蘇馨比不上的。

    這也是蘇馨為什么住在醫館里,就算她不給人看病,可是整理藥方就能讓她受益匪淺。

    蘇馨看著他突然就笑了笑,讓他覺得春風拂面一般溫聲道:“聽聞表哥要回家了,卻擔心被人看破身份,我這擔心的日思夜想后,倒是有個好法子,可是讓表哥安全無慮的回京。”

    周瀚文心里也覺得她很聰慧,聞言,驚喜的問:“是什么法子?”

    他現在也很想回京啊,因為余老道告訴他,他的皇子妃現在有身孕,還要擔心下落不明的自己,這讓他更是迫切的想要回京。

    蘇馨一臉誠懇的看著他道:“你可以和裴昶一起男扮女裝啊?就憑你們這樣貌出眾,看見你們后,肯定是驚為天人,誰會懷疑你們不是女人呢?”

    “你大膽!”周瀚文渾身的氣勢一變。

    他原本是嘻嘻哈哈沒個正行的,哪怕后來被蘇馨識破了身份,可是和他相處的時候,從來沒覺的拘謹。

    現在聽到他低沉卻又隱帶憤怒的聲音,一股強勢的氣勢撲面而來。

    讓她頓覺一種震撼,這就是王霸之氣嗎?

    或許自己也從來沒有看透過他。

    也或許他是多面性的,自己現在才見識到他這濃濃的強大氣場自他的周身散發出來,哪怕是神情淡漠,卻讓人覺得不怒自威。

    不過,按說蘇馨現在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因此一點也不用顧忌他的情緒。

    “兇什么兇?”蘇馨瞬間雙手叉腰,比他還兇的瞪著他,哼了哼:“韓信在受胯下之辱的時候,他看到的不是恥辱而是希望!”

    “你還長本事了啊?還會兇女人了啊?你可真有出息!”

    周瀚文好不容易鼓起來的氣勢,瞬間煙消云散,莫名覺得她現在這說教的氣勢比自己還霸氣怎么破?

    而且,他覺得蘇馨是真的把自己當成了表哥。

    在想想她救了自己,又是自己嫡親舅舅的徒弟,也能算是自己的親人了。

    他捏著拳頭頂了頂自己的鼻子,又恢復了以往好脾氣的模樣,一臉委屈的看著她道:“裴昶那么好看,扮姑娘家肯定比我好看,要不你就讓她扮姑娘,我就當他的夫君吧?”

    蘇馨抬著下巴,一臉傲嬌的道:“你以為人家是在抓他嗎?再者你們還可以找幾個高大點的女人,就可以淡化你們的存在了啊?”

    余老道從外面進來,聽到蘇馨這話,連連點頭:“你這主意好,真不愧是我的弟子,這腦袋瓜子就是機靈,像我啊!頗有老道當年的模樣啊!”

    周瀚文覺得天雷滾滾,不甘心的垂死掙扎:“舅舅,我覺得不大合適。”

    余老道圍著他轉悠了兩圈,一臉遺憾的搖頭嘆息:“我也覺得你現在這樣子不是很適合。”

    周瀚文臉帶喜色的看著他,

    誰知道余老道的下一句話,就讓他的心里拔涼拔涼的。

    “就你這模樣,幸好不是姑娘家,要不我看你肯定是嫁不出去。”

    蘇馨忍著笑,再次善解人意的道:“表哥,我這還有一個主意,你們可以扮成押鏢進京的,鏢師大都是三大五粗的,我再給你弄個大胡子,再把眉毛化濃點,把你的皮膚弄黑點,說不準也能混進去。”

    周瀚文摸著自己光滑的下巴,一臉好奇的躍躍欲試:“那我們試試?”

    比起裝扮成女人,好像這鏢師更能接受。

    蘇馨白了他一眼:“你們家不是開錢莊的嗎?你肯定和鏢師打過交道,這言行舉止也不會穿幫,對吧?”

    周瀚文笑不出來了,他是看到過鏢師,可是還真沒打過交道。

    皇宮里除了燕環肥瘦的女人,就是太監也不少,他心里是覺得扮成女人也比鏢師容易了。

    可是,自己先前拒絕的那么干脆,現在反悔好像是有點丟臉啊?

    周瀚文很憂傷的嘆了口氣……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