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盛寵之將門嫡妃 > 094.一計不成,再生一計(二更)
    百里夙皺眉看著葉翎,下一刻,另外一把幽光湛湛的長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南宮珩戲謔的聲音在背后響起:“小葉子,我支持你!我看百里人渣活著也沒多大意思!咱們一起,送他上路!”

    “百里夙,你有什么遺言?”葉翎冷聲問。

    百里夙閉上雙眸,沉聲說:“臨死前,希望能聽到你叫我一聲姐夫。”

    ……

    西夏國皇宮。

    早朝時間,文武百官齊聚,高高在上的那個位置,卻始終空空如也,不見新皇百里夙。

    “明丞相,皇上這是……”有個官員小聲問明中信。

    明中信搖頭,神色淡淡:“不知。”

    “若是今日免朝,該通報一聲。”

    “是啊!都晚半個時辰了!”

    “不會出什么事吧?”

    ……

    百官議論紛紛,生生站著等了兩個時辰,幾位老臣雙腿打顫,但誰也不敢走,心中越發疑惑。

    終于,太監總管出現,面色慘白,神態不安,揚聲傳口諭:皇上身體抱恙,從即日起,由九王百里桓與明丞相暫代朝政!

    百官面面相覷,明中信心中一沉!

    如今的九王,曾經的九皇子百里桓,與十公主百里凝是龍鳳雙胎,自幼生母病逝,養于太后明氏膝下。

    先前楚皇大壽,西夏皇室派去的就是百里桓和百里凝兄妹,而他們一行昨日才回到西涼城。

    當日晚些時候,有風言風語傳出,昨夜刺客闖入百里夙寢宮,半夜時分,所有太醫皆被急召入宮!一夜半天過去,一個都沒出來!

    百里夙遇刺重傷,生死不明的消息不脛而走。

    才剛剛恢復寧靜的西涼城,再次陰云密布,風雨欲來。

    明中信求見百里夙,被駁回。他去尋太后明氏,半路就被攔下。

    歐陽鋮入宮,結果跟明中信一樣。

    神威大將軍府。

    歐陽征皺眉問:“爹,西夏不會又要變天了吧?”

    歐陽鋮搖頭:“如今還能怎么變?幾個不安分的皇子,都被百里縉除掉了。若是皇上真出事,太后定會扶持九王繼位,亂不了。西夏的天,只要還姓百里,就沒變。”

    “也不知道昨夜皇宮的刺客是什么來頭?會是另外三家嗎?”歐陽征神色嚴肅。

    “除了那三國,我想不到別的可能!”歐陽瑜開口說。她如今不再穿男裝,消瘦沉靜。

    “城中定有那三國的人在伺機作亂!我已派了精兵暗衛保護九王。征兒守城,瑜兒帶兵守皇宮,接下來不管發生什么事,不可自亂陣腳!”歐陽鋮冷聲說。

    “那爹呢?”歐陽瑜問。

    “為父已遞了折子請旨離京。東晉一向謹慎,南楚定在觀望,但北胡蠻子,怕是按捺不住,要趁火打劫了!”歐陽鋮神色嚴肅。

    傍晚時分,歐陽鋮接明氏懿旨,命他即刻離京北上。

    皇宮之中,昨夜急召入宮的太醫,分了兩撥,被關在不同的地方。

    兩撥太醫之中,都有年輕的,有年邁的。而他們一進宮就被關起來,有人送飯送水,卻始終沒有見到過百里夙。

    一撥太醫,覺得是另外一撥在給百里夙醫治。而另外一撥,也是這么想的。

    百里夙的寢宮名為子夜宮,此刻被重兵把守,連只蚊子都飛不進去。

    深夜時分,子夜宮中,燈火通明。

    “昨夜遇刺重傷,迄今生死不明”的百里夙,此刻正在跟打扮成太監的南宮珩下棋。

    而“宮女”葉翎,在旁邊看書。

    “百里人渣,如果不是因為你,我跟小葉子今日就離開這個鬼地方,一起回南楚了。”南宮珩幽幽地說。

    百里夙面無表情:“南宮花瓶,你穿這身衣服很好看。”

    南宮珩抓起棋子,朝著百里夙扔了過去:“你這個人渣,再說一句試試?”

    “謝謝。”百里夙撿起掉落在地上的棋子,看著南宮珩神色淡淡地說。

    “謝個鬼!”南宮珩話落,湊到了葉翎身旁,“小葉子,看到哪兒了?”

    葉翎拿書把南宮珩拍到了一邊兒去:“別穿著那身衣服往我跟前湊!”

    南宮珩扶額:“小葉子,你就是想騙我穿宮女的裙子,我知道!”

    “別貧了。”葉翎合上書,正色道,“你們認為,會有人來嗎?”

    昨夜葉翎突然靈機一動,決定用百里夙做局。

    曾經救百里夙的神醫,這次的神秘雇主,目的都是為了保護百里夙。那么葉翎想看看,若百里夙有性命之危,幕后之人,是否會出現。

    這個局很簡單,但他們終歸還是在明,對方在暗。若對方不來,或者耍什么手段,失敗的可能性很大,只是一試。

    百里夙搖頭:“或許。”

    南宮珩搖頭:“可能。”

    葉翎起身:“睡覺去了。”

    看似主動權在他們這方,其實不然。為今之計,只有等。

    又是一夜過去。

    第二日清晨,有人來了!

    一身白衣,清秀俊逸,眉心一點艷紅朱砂的少年,被人帶著,到了子夜宮外。

    “小風風怎么會來?”南宮珩皺眉。

    百里夙坐在龍床上,神色淡淡地說:“風不易十分討厭我,應不會為救我主動前來。”

    “但小風風很喜歡寶寶,若他看在你是寶寶親爹的份兒上,得知你出事,過來看看你死沒死,倒也不無可能。”葉翎若有所思。

    “待我先驗明真身再說。”南宮珩總覺得風不易的出現不對勁。

    子夜宮大門開啟,南宮珩易容成了個老太監,微微躬身,迎了上來:“風少主請。”

    “我偶然路過西涼城附近,得知百里陛下遇刺重傷,前來看看。如今他怎么樣了?”風不易神色淡淡地問,聲音聽起來,并沒有任何異常。

    神醫門本在西夏境內,又因百里夙過去多年依靠神醫門門主虞澍醫治續命,是以神醫門與西夏皇室一直來往不斷。神醫門少主得知西夏皇帝遇刺,主動前來醫治,合情合理。

    南宮珩嘆了一口氣:“皇上還昏迷著,風少主來了,可太好了,皇上終于有救了!”

    風不易往里走,南宮珩恭敬跟隨,落后半步,猛然伸手,按住了風不易的肩膀!

    風不易擰眉,神色一變:“你做什么?”

    下一刻,南宮珩眼眸一寒,揮掌朝著風不易打過去!

    而風不易下意識地側身避開,身姿靈活,顯然是個高手!但真正的風不易根本不會武功,這個,是假的!

    南宮珩與風不易是好友,若真是風不易來,他試探過后,會直接表明身份。若是假的,既已暴露,就留下吧!

    就在南宮珩與“風不易”打斗過程中,“風不易”突然瞪大眼睛,身體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百里夙站在不遠處,而“風不易”眉心中了他的噬心針,身體蜷縮在一起,顫抖不止。

    南宮珩拎起“風不易”,朝著百里夙扔過去,又往外面看了看,不見旁人。

    “你是何人?”百里夙冷聲問。

    地上的“風不易”,閉著眼睛,咬緊牙關,不說話。

    屏風后的南宮珩和葉翎對視了一眼,一同無聲地說了三個字“安樂樓”。

    這位不出意外的話,是蘇棠派來的人。易容術很高明,模仿風不易的神態和聲音,說話語氣,甚至走路姿勢,都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

    若不是熟識風不易的南宮珩在此,一開始就起了疑心,定是可以騙過去的。

    見“風不易”不說話,百里夙甩手,又是三根噬心針飛了出去!

    “風不易”慘叫一聲,在地上打滾不止。

    而片刻之后,他猛然睜開眼睛,看著百里夙,露出一個詭異的笑來!

    百里夙神色微變,等他起身靠近,“風不易”嘴角溢血,瞳孔無焦,咬舌自盡了……

    南宮珩和葉翎從屏風后走出來,神色都有些凝重。

    南宮珩去查看那人身上,除了一個用來偽裝的藥箱之外,沒有別的任何可以證明身份的東西。

    南宮珩扒開那人衣服,左肩有一枚青色的紋身,是一只蝴蝶。

    “是安樂樓的標志。”南宮珩說,“除了小葉子你之外,安樂樓其他人,肩上都會有一枚蝴蝶紋身,等級不同,顏色不同。”

    葉翎蹙眉:“蘇棠那個神經病說,我第一個任務完成后,會送我一樣禮物,不會是一枚藍色的蝴蝶紋身吧?”

    “他做夢!放心,等他再來找你,我會跟他好好聊聊!”南宮珩眼底閃過一道寒光。

    “這人怎么辦?看來我們的目標人物很聰明,已懷疑這可能是個局,所以又請了安樂樓的人來試探。”葉翎微嘆,“這人回不去,本身對幕后之人來說,就是個明確的消息,事情有蹊蹺。因為若百里夙真傷重瀕危,風不易出現,如此高明的偽裝,不該有人發現破綻,甚至這個假冒風不易的人,本就懂些醫術,全身而退不是問題。”

    百里夙搖頭:“要不你們走吧。不管是誰盯上了我,我都不希望給你們帶來麻煩。小妹,你回去照顧好你姐姐和孩子,我已經感激不盡了。”

    “說什么廢話?”葉翎懟了百里夙一句,話落低頭看著地上的“風不易”,若有所思,“事已至此,不如,將計就計。”

    南宮珩神色微變:“小葉子你打算假扮小風風回去?不妥!這人是蘇棠的屬下,已經死了,我們并不知道他離開皇宮之后應該去哪里,該做什么,太容易露出破綻了!”

    “南宮說得對,我不贊成小妹你再去冒險!”百里夙神色嚴肅地搖頭,“既然你們都說了,幕后之人迄今為止是護著我的,我現在并沒有面臨危險,你們還是別管了!”

    “你太天真了。你怎知護著你的某人,不是為了圖謀更大?”葉翎輕哼了一聲,“而且,若那個神秘雇主,就是四年前找上我姐姐,給你解毒的神醫,那他是我頭號仇人!那人很危險,你們心里都清楚。你父皇的死,尸體失蹤,或許也跟那人有關。如今我們若是再放過可能的線索,下一次,死的不知道會是誰!”

    百里夙沉默,南宮珩思索片刻之后說:“小葉子不能一個人去冒險。作為小風風的好朋友,我應該有出場的機會。”

    半個時辰之后,一身白衣的少年背著藥箱,走出子夜宮,被兩個侍衛客氣地護送到皇宮門口。

    “兩位請回吧。”假扮風不易的葉翎神色淡淡地說。

    葉翎出宮,外面并沒有車馬在等。

    她才走沒多久,就見一人一馬出現在不遠處。馬背上端坐著的美男子,赫然正是南宮珩。

    南宮珩策馬行至葉翎面前,勒住馬韁停下,呵呵一笑:“風少主,你怎么在這里?”

    葉翎拱手:“南宮七皇子,幸會。”

    外人眼中的南宮珩和風不易認識,但是并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們是多年好友。

    “我本是來西涼城游玩,想去看看百里夙死了沒有,既然碰上你,那你肯定知道,快跟我講講!”南宮珩一臉興味,翻身下馬,摟住了葉翎的肩膀。

    紈绔本色,體現得淋漓盡致。

    葉翎蹙眉:“南宮七皇子,請恕我無可奉告。”

    “什么無可奉告?我請你喝酒!咱們慢慢聊!走!”南宮珩說著,一手牽著馬,一手不由分說地攬著葉翎的肩膀往前走。而這,就是東晉南宮珩素來的行事作風。

    不遠處一棵大樹上面,枝葉微微晃動。

    南宮珩攬著葉翎,走近一家酒樓,要了一個雅間。全程葉翎表現得不情不愿,眼底還有一絲不安。

    “小葉子,路線問題解決了,現在你被我纏上,就等有人來尋你了。”南宮珩壓低聲音說。

    葉翎點頭,她是誘餌,等魚上鉤。

    “小二!拿酒來!”

    窗戶半開,南宮珩第三次開門要酒,嘴里嘀咕著:“我就不信今兒撬不開你的嘴!”話落轉身,就見葉翎身旁多了一個人。

    鬼面具,黑色斗篷,遮住全身。安樂樓樓主蘇棠,南宮珩和葉翎等的人來了。

    南宮珩愣了一下,繼而笑了起來:“呦!這是什么風把蘇樓主吹來了?”

    “南宮珩,好久不見。”蘇棠開口,聲音怪異。他們是老相識,還有些詭異的緣分。

    “怎么?想我了?”南宮珩似笑非笑地說,“坐下喝兩杯?”

    “這是本尊的人。”蘇棠話落,葉翎起身,微微垂頭,站在了他身后。

    南宮珩眼眸微瞇:“你的意思是……他不是神醫門風不易?是你的屬下假扮的?讓我猜猜,你接了任務,要把百里夙那個病秧子給弄死?所以玩了這一招?不是說安樂樓不管國家紛爭,你如今越玩越大了啊!”

    “跟你無關!安樂樓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蘇棠話落,正準備轉身,帶著葉翎離開,突然身子一僵,有什么東西沒入了他的后背!

    葉翎回身,關好窗戶。

    南宮珩看著蘇棠倒在他面前,唇角微勾:“安樂樓?你這個神經病,連老子的女人都敢招惹,就別想安樂!”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