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劍靈仙穹 > 第62章 秘境崩塌
    長離來的時候是人身,還沒沖到陣法屏障前就又化作了禿毛鳥,嘴里嘰嘰喳喳叫個不停,另又用識海朝陣法中的兩人傳音。

    “有個煉氣期女修得了一瓶延壽玉髓精華,結果還沒捂熱就被無妖盟金丹期奪走,那男修搶寶時正好被一個叫賈千誠的金丹初期瞧見,兩人視線一對就打了起來。”

    長離的傳音帶著看熱鬧后特有的興奮,那是一種聽到八卦后必須跟人分享的急迫,要是不與人一同議論,光悶頭看有什么意思?

    在這一點上,他與拂衣的想法簡直契合得很。

    “賈千誠好像是個什么島主,那男修是無妖盟的管事,兩人一邊對罵一邊打,那名煉氣期小女修趁機跑掉,一路跑一路嚷嚷那邊有人在搶延壽玉髓精華,遠遠聽到的修士全都追了過去。”

    修士耳聰目明,行動如風,聽到有人喊叫某處有寶物,自然會去那里探上一探。延壽玉髓精華至少是三階,服用一滴即可延長近百年壽命,這對修士來說有著莫大的吸引力,不會有誰愿意錯過大好機會。

    “小女修剛跑不久,賈千誠和那名修士就發現爭奪的玉髓精華是假的,可惜鬧出的動靜太大,已經把進入秘境的金丹期全都引了去。人修妖修這下也不分什么陣營了,全是為自己奪寶而戰,打得不可開交。”

    長離又用幾句趁想出來的酸詞酸句形容了一下戰斗場面,許是用上了鳥類鳴叫方式,也許是文學造詣本就不怎么樣,反正拂衣與鐘韻都沒聽懂,就只知道場面很大,符箓就跟不要靈石似的往外扔。

    “那個小女修倒是機靈,運氣也挺不錯......”

    在他描述戰局時,拂衣感應到了辛無真的氣息,距離這里還有極遠的距離,看樣子是落在了大亂戰隊伍的后方。

    “命可真長......”拂衣輕聲嘀咕了一句,心中有些小遺憾,她不想親手殺了還沒作惡的辛無真,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只可惜禍害遺千年,她的小小心愿還是落了空。

    “可不是命長么!”長離鉆進陣法屏障內,像一只小小的肉團子落在拂衣肩膀上。

    他以為拂衣是在應和他剛剛的話,神識牽出兩幅陣盤加固,還從儲物空間中拖出一個大活人來。“喏,幸好我手快,要不她肯定死在亂斗里,真正的延壽玉髓精華也得灑得滿地都是了。”

    拂衣看到摔倒在地一臉驚悚的女修,忍不住瞪大了眼,這是什么天作之緣,在這種情況下都能遇得上。

    “拂衣?鐘韻?”待看清兩人面容,女修臉上的神情立刻化為激動和開心,恨不得抱著她們一起轉圈圈。

    “嗨呀,你怎么也跑到這里來啦?我還以為你要去很遠的地方呢!”鐘韻見她灰頭土臉,靈息還有些不穩,趕緊取出一枚丹藥遞給她療傷。

    長離看到三人的互動才知道原來她們認識,經過一番寒暄介紹才知這小女修叫紀離微,是拂衣與鐘韻從微云島救出來的。

    紀離微自己也很無奈,一口將丹藥吞下,任由靈力催動藥液在體內療傷,一邊喘著氣解釋起來。

    “我原是打算遠走高飛,結果在路上偶遇幾名修士,偷聽到他們說要去寶瓶村抓兩個煉氣女修。我聽他們形容的模樣和修為與你們一樣,便想跑來提醒你們,誰知道人沒找著,倒是撞上一場機緣。喏,就是這瓶玉髓精華,可把我害慘了。”

    紀離微大大方方地將一只小玉瓶取出來,又從儲物袋牽出兩只空瓶,毫不手軟地把玉髓精華分成三份。“吶,給你們,我已經服用了一滴,多出來的也無用啦。”

    鐘韻眨了眨眼,學著拂衣平時看她的樣子,露出了一副看小傻子的神情提醒道:“瞧,又傻了吧,多出來的還能換靈石啊!”

    紀離微:“......”到底誰傻啊請問,她這是委婉地在報答恩情好嗎!

    拂衣憋著沒笑出聲,沒有跟紀離微客氣,直接收下了遞給自己的那一份。“多謝啦,這可是好東西。”

    紀離微抿嘴一笑,搖搖頭道:“這算什么,你們可千萬別認為我就拿這點東西報恩啊,我可不是這么小氣的人!哎呀,說起來這次又被你們救了,唉,欠的人情越來越多了怎么辦?”

    三人一鳥說了沒幾句,混戰終于轉到了視線可及處。

    鋪天蓋地的法術光芒宛如一場聲勢浩大的靈光表演,時而看上去如五種顏色的透明紗幔,在天空中毫無章法地起起伏伏,反而有種無規則的美。

    數不清的金丹期威壓,以及早就無法辨別的獨特身份氣息,讓除了長離之外的三個小煉氣瑟瑟發抖。

    拂衣的淡定一向建立在正常對敵的前提之上,眼下面對的困境,是她沒辦法靠前世記憶和經驗解決的那種。不管是被混戰中的修士發現,還是秘境撐不住崩塌,他們幾個都有生命危險。

    “前輩,你倒是說說秘境還撐不撐得住啊!”拂衣這才想起長離剛剛只顧著八卦去了,完全沒提這里的具體情況。

    “哦對對對,差點給忘了。”長離從拂衣肩膀上躥下來,撲棱著肉嘟嘟光禿禿的翅膀,由于沒有羽毛,飛得十分吃力。“他們打得太過激烈,秘境很快就要崩塌,誰都阻止不了的。那什么,做好準備吧。”

    拂衣:“......”這種事為什么不能放在最前面說啊,看來長離才是真正做到了用生命在八卦!

    她十分不相信長離與鐘韻的氣運,不是她過分迷信這玄妙之事,而是這一人一鳥的經歷太不靠譜了啊。不過當她轉眼看到紀離微,心中又感到幾分安慰。

    兩個氣運不錯的,總能中和一下另兩個的倒霉吧?

    正這樣想著,拂衣忽然感覺到禁制波動,讓她驚訝的是,辛無真正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超她這方靠近。

    “這是怎么回事......”拂衣皺了皺眉,正想仔細感應一下,就聽得鐘韻與紀離微齊齊驚呼出聲。

    “哎呀——”

    “天哪——”

    拂衣抬眼隨著她們的目光望去,只見一個黑漆漆的、略顯熟悉的身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遠空沖擊到他們的陣法之上。

    緊接著轟隆隆一聲巨響,那人從極高處砸了下來,當拂衣一臉糾結地看向那張鼻青臉腫的面孔時,秘境終于崩塌了。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