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快穿之金手指商城 > 第九十七章 閨蜜有毒 19
    碼字不易,請支持正版閱讀!這個世界的酒水或者說是酒水,不如說是泔水,顏色渾濁就不說了,口感還不如去喝椰汁。

    而她賣的酒,都是清亮清亮的,不用打開蓋子都能聞到那悠遠的香味。

    裘關月壞心眼的讓人將所有的酒壇子都打開蓋子,酒香味彌漫整個飲食城,勾的所有人的饞蟲都跑出來了。

    唐家,裘關月剛進門,就被告知唐家主召見她。

    她匆忙跟著來人的腳步去了祝園,這里是唐家主處理一切事物的地方。

    她感覺到院子里森嚴的氣氛,卻覺得莫名。

    “家主!”

    唐家主與唐閣年紀相差不大,聽說他是武王境界,年輕的時候是東舍里最天才的天才。

    雖然平時要處理家族事物,但還是到了武王高階。

    “你來啦!”

    裘關月抱了個拳,“家主找我有事?”

    自從她的飲食城開業,在唐家的地位就蹭蹭蹭的上漲,家里不論嫡支還是旁支,對她都客客氣氣的。

    練武是需要很多資源,當然需要錢財,每個家族子弟都可以自己置辦私產,全靠自己的本事。

    “哈哈哈,聽說你的飲食城里清酒無雙,所以我找你來就是問問能不能合作一把。”

    “怎么合作?”

    “唐家從你那里購買優惠的酒水,然后再通過唐家的交易渠道賣到全世界去。”

    裘關月點頭,“可以,具體的交易家主可以派人去跟我的管家去商討!”

    她的大管家就是真身傀儡變換的老頭,表面的身份是買來的仆人。

    家主很高興,“另外我還有一件事想告訴你,京城各家天才子弟的試煉要開始了,請你一定要盡最大的努力,取得好成績,這關系到我們與其他家族在幾個大礦場上的控制權。”

    “我知道了家主!”

    等裘關月轉身離去的時候,家主突然道:“家族里有些人不懂事,你不要跟他們計較。”

    裘關月嘴角微微一笑,“知道了,家主。”

    他說的是最近唐家的某些嫡支的小動作,各種找茬或者拉關系套近乎。

    無外乎就是為了從她的生意中挖下一塊肥肉。

    但飲食城中,不管是那些掌柜的,還是百多個侍者,那些廚師,都被她掌控的死死的,任何想在里面安插人手的,都很快被揪出來,然后廢掉全身修為和筋脈,打破丹田,成為一個廢人趕出去。

    因此就算是外來的那些護衛都沒那個膽子,敢算計主家。

    而最重要的是,她背后站著唐家,這也是她很爽快地愿意跟唐家主合作的原因。

    東舍,唐楓養好了腿,威風凜凜的站在寒風中,懷里抱著一把長劍,看起來像是專門守候在她這里的。

    “唐楓!你還是想要挨打嗎?”

    這幾個月都被揍了無數次了,不但不畏懼,反而越戰越勇了。

    “廢話少說,來戰吧!”

    武瘋子!裘關月無所畏懼的迎頭直上,她的幾個秘籍運用越發熟練,就他這幾下三腳貓的功夫,還真的是難以抵抗。

    再次被揍的鼻青臉腫,唐楓捂著臉嗚嗚著離開了。

    唐時這小子就像是案犯現場的延時警察,總是晚一步,“嫣兒姐姐,嫣兒姐姐,你看我的小靴子好看嗎?”

    他腳上穿著一雙深黑色鹿皮靴子,上面竟然有粗劣版的刺繡,還點綴了一些黑色的小珍珠。

    不管武者們如何武癡,人的天性還是追求美麗的,小孩子天性未泯,就算是個破小子,也是如此的。

    “唔,看起來還不錯!”

    “嫣兒姐姐,我想吃肘子!”

    “讓你哥哥唐顧帶著你去!”

    “嫣兒姐姐可以帶著我去嗎?”

    裘關月:“我很忙!下次再說吧!”

    唐時嘟著嘴,滿是失落,“可是我喜歡嫣兒姐姐啊!”

    裘關月白了他一眼,“臭小子,別在我面前表演什么小破孩的把戲,你可是一個武生!”

    唐時是嫡支的孩子,在唐家有自己家的宅子,裘關月可是親眼看著他冰冷的下令處死將湯汁撒在他身上的侍女,帶著微笑,看著那些下人將侍女亂棍打死。

    唐時長的好看,比他哥哥唐顧還要強上幾分,妥妥的一個漂亮的小正太,這長相其實很得女孩子的喜歡,但裘關月不喜歡這種小小年紀就帶著面具的正太,長大了也是心思詭秘的陰謀家。

    她不喜歡陰謀家!

    大門“嘭”的一聲關上,唐時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這個女人,為什么就是不吃他這一套!

    裘關月伸了個懶腰,然后收拾心情,打了十遍神龍拳,又練習了幾遍輕功,感受著內力在體內的運轉愈發的流暢,內力也更渾厚,心情好的不得了。

    而此時,天珍閣,洪幼晴終于鼓起了勇氣,拿著一個雪白的方帕,走進了天珍閣。

    天珍閣最高層,一個美麗的少婦拿到了手帕,眼神開始迷蒙,美麗的雙眸呈現哀慟。

    “我可憐的女兒啊!”

    不一會,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女被帶到她面前。

    洪幼晴還在看著那個女人,聽爺爺說是她的母親的女人,就被一股香風繚繞,然后就進入了一個柔軟的懷抱里。

    “我的女兒!晴兒!娘想死你了。”

    洪幼晴眼里也溢出淚水,娘,這是她長這么大的生命中,從來沒有出現過的。

    “娘....娘..”

    母女兩人相認,旁邊的侍者有眼色的離去,還有人到某個密室去稟告。

    “晴兒,你怎么來了?我爹呢?”

    洪幼晴:“爺爺他很好,他在鎮上,很好的。”

    “那你呢?”

    洪姿瑤猜到爺孫倆的生活不會很好,但沒想到會這么差,自己的女兒肯定吃了不少苦頭。

    裘關月不知道洪幼晴找到了親生母親,飲食城,找茬的又來了。

    幾個投毒的小混混被護衛廢掉扔出黃金城,立刻就引來了不少所謂的維護正義的人。

    “唐老板也太狠心了點,這些人可都是窮苦人家,就這么廢了,毀的可是一個家呢!”

    裘關月對上了一雙琉璃眸子,一個打扮的干凈整齊,手上拿著鐵扇的年輕人。

    “這位是?”

    “鄙人鐵星河!”

    “你是鐵家的?”

    “正是!”

    裘關月冷笑:“看來這些投毒的是你鐵家指使的了!”

    鐵星河唰的合上了手中的鐵扇,“唐老板可有證據?”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