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蓋世天帝 > 第543章 別拿死人來威脅我
    “這是什么東西?”

    別說是乾元,就是此刻站在固北城頭上的北策軍自己,都是一頭霧水。

    包括云霄等五位將軍,他們鎮守固北城這么多年,可從來不知道,固北城還隱藏了十八門火炮?

    一時間,諸多疑惑盡數落在秦命和無崖子的身上。

    看到火炮出世,秦命嘴角掀起一抹笑意,他看向無崖子,淡淡笑道:“做的不錯。”

    無崖子心中也是頗有感慨。

    如果不是遇到秦命,關于固北城防炮的秘密,他或許一輩子都不會說出來。

    “那你答應我的?”

    無崖子忽然問道。

    秦命聞言,灑然一笑。

    “我秦命說出去的話,一言九鼎。”

    此時,云霄開口道:“秦帥,這東西?”

    他指著那十八門火炮。

    秦命見狀,轉身看向北策將士,忽然神色嚴肅的說道:“你們都看到了。”

    “這十八門火炮,名為固北城防炮,乃是七百多年前大秦開國國父無崖子親自督造,事實上,整個固北城,也都是無崖子的手筆。”

    “時隔七百年,無崖子的后人,第七代無崖子傳人今日歸我麾下,他,就是無崖子。”

    說著,秦命將身旁的無崖子推到前方。

    無數目光頓時聚集在無崖子的身上。

    那一刻,他幾乎有一種落淚的沖動。

    七百年,家族傳了七代,明明擁有著顯赫身世,先祖是那等驚才絕艷的存在,然而卻只能在皇城中茍延殘喘,不敢犯任何錯誤,因為他生怕自己有任何一個過失,就會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他們一脈單傳,一旦他死了,無崖子家族的傳承就此斷絕,家恨,也無從可報!但現在,是秦命給了他機會,讓他站在臺前,享受所有目光。

    “秦帥,你是不是搞錯了?

    這無崖子,不過就是個落魄貴族,陛下也下過圣旨,不準他參與大秦一切政事,甚至,不可以出現在世人面前!”

    就在無崖子心情激動不已的時刻,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響起。

    眾人目光一轉,只見云揚從人群中站出,作為文道世家的領袖,他的身后,也是跟隨著一波文道世家傳人。

    “秦帥,固北城防等一切軍事活動,均屬于大秦機密,陛下有旨,不準無崖子后人參與任何政事,更何況是軍事這等重要機密?”

    云揚開口,身后一群文道傳人,也都紛紛附和。

    無崖子的臉色緩緩凝固,卻無從辯駁。

    云揚看向無崖子,冷哼了一聲,道:“當年第一代無崖子不知道犯了何等彌天大罪,被先祖皇帝行以車裂而死,無崖子家族滿門抄斬,只留一脈,留這一脈可不是給你機會翻身的,而是要你世世代代都背負罪人的烙印!”

    “你無崖子是大秦罪人的后代,有何資格參與大秦軍防?”

    嘩!云揚這般開口,頓時讓不少北策軍面露驚色,這無崖子身上,竟然還有這等秘辛?

    當年第一代無崖子,到底犯了什么罪,竟然要世世代代不得翻身?

    而無崖子聽到云揚的怒斥,臉色頓時變得通紅,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但最終卻是無奈的垂下頭。

    但就在這時,一道溫厚的手掌落在他的肩頭。

    無崖子轉頭一看,是秦命。

    “秦帥,我……”秦命搖了搖頭。

    他看向云揚,目光中帶著一絲冷意。

    “你以為,你又知道了?”

    “嗯?

    什么意思?”

    云揚皺眉。

    “這里,是固北城,是北境,我秦命就是最高統帥。”

    秦命開口,眼神睥睨,一股卓絕寒意,充斥固北上空。

    “我說用誰,就用誰,怎么,還需要你來告訴我?”

    感受到來自于秦命散發出的巨大寒意,云揚臉色一變,但他仍是不甘,開口道:“秦命!難道你要違抗圣旨?

    不準無崖子后人參與大秦一切政事,這可是大秦王朝開國先祖的圣令,至此歷朝歷代皇帝都必須遵從!”

    云揚看向秦命,帶著倨傲,有先祖皇帝圣令在手,你秦命難不成還敢公然違抗?

    不明所以的北策軍守城將士聽到這話,也都是面色微微一變,有先祖圣令,誰敢不從?

    就是當今圣上,也得遵從!四周議論聲響起,云揚眼中帶著一抹得意。

    然而就在這時,秦命微微上前一步,忽然伸出手。

    “你要做什么?”

    云揚臉色一變。

    啪!話音剛落,秦命一巴掌扇出。

    “秦命!你敢打我!”

    “我打你打的還少?”

    秦命不屑笑道。

    “還有,不要試圖去威脅我,更不要拿一個已經死了八百年的死人來威脅我。”

    秦命一句話石破天驚!轟!滿員震蕩!他們聽到了什么?

    秦命竟然說,先祖皇帝只是一個死了八百年的死人!大逆不道!這是大逆不道啊!就連云霄等人都是眉頭一皺,暗道秦命此話,太過狂妄!這要是傳到當今圣上耳朵里,這是死罪啊!“秦命!你竟然敢侮辱先祖,簡直是目中無人,欺君罔上,大逆不道!”

    “先祖皇帝何等英雄?

    開創大秦偉業,豈容你這等小人批駁!”

    “侮辱先祖,那就是妖言惑眾,待我等回到皇城,必然要參你一本!”

    文道世家傳人紛紛開口。

    有屬于劍無雙一派的世家也想要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

    但劍無雙阻止了他們,搖了搖頭。

    “良造,為何不……”“你們以為,單憑幾句話就能讓秦命屈服?”

    劍無雙冷笑一聲,正因為是敵人,所以他更了解秦命。

    聽著文道世家傳人的聲討,秦命卻是淡淡一笑:“想回到皇城?

    你們怕是沒有機會了。”

    秦命話一說出,原本還喋喋不休的眾人,突然就安靜了下來。

    “秦命,你什么意思?”

    云揚感到有一絲不對勁。

    這秦命,難不成敢對他們下手?

    他的膽子,應該沒有那么大吧?

    聞言,秦命整了整袖口,問向云霄:“云將軍,按照北策軍法,當眾直呼主帥姓名,算不算以下犯上?”

    云霄一怔,然后立馬回答道:“自然算是,不過……”不算什么大罪,一般懲罰就是,關禁閉。

    然而他話還沒說完,秦命直接抬起手,道:“只要算是以下犯上,就可以了。”

    云揚臉色剎那間一變,他哆哆嗦嗦的開口道:“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北策軍法,我雖然直呼你姓名,但罪不至死……”他似乎已經預料到秦命接下來要做什么。

    秦命見狀,臉色已經完全陰沉了下來。

    “你說說你們這些文道世家,在皇城一擲千金,吟詩作對,大魚大肉,美人成群,不是很瀟灑嗎?

    為何偏偏要來這里,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

    “說實話,我秦命骨子里,看不起你們這些人。”

    “盛世之時,你們一度吹捧,寫一些華麗文章便可謀得功成名就。”

    “亂世之時呢?

    對行軍列陣一竅不通,卻偏偏要來橫插一腳,怎么?

    就憑你們這樣,還想在戰場上投機取巧謀得幾許戰功,以此成為你們回到皇城吹噓的資本?”

    秦命幾句話,讓文道世家傳人的臉色紛紛一變。

    “秦命!你是在侮辱我們!”

    有傳人不服開口。

    秦命淡淡一笑,眼中有冷意閃過:“沒錯,你說對了,我就是在侮辱你們,那又如何?”

    那人臉色漲紅,卻發現自己手無縛雞,根本做不了什么。

    “相比之下,他們和你們同屬于文道陣營,為何他們就如此優秀?”

    秦命忽然伸手指向另一邊。

    那里,站著周綠蟻。

    周綠蟻身后,零星的站著四五個人,他們本都是一同前來,但現在,很顯然分道揚鑣。

    “你們覺得呢?”

    秦命問向他們。

    周綠蟻身后幾人努了努嘴,良久之后,他們緩緩道:“雖然同屬于文道世家,但我等,不屑與其為伍!”

    “我們來到北境,是以建功立業,以護家國!”

    “然而他們從始至終,一派高高在上,自命不凡,在軍內橫行無忌,大搞特權,這根本就違背了我們來到這里的初心!”

    他們幾人開口,云揚等一眾傳人臉色都是在頃刻間變得難看至極。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你們的思想覺悟,可比他們高多了。”

    秦命看著這幾人,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樣的文人,才是一個國家所需要的。

    盛世之時,可以手中筆桿抨擊時事,以固家國之基。

    亂世之時,可投筆從戎換一身戎裝血戰沙場,以護家國大義!如果滿朝文人皆是如此,一個國家,何愁不興盛?

    “來人!”

    秦命忽然一喝。

    “將這些人推到固北城外,讓他們去和乾元血戰,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們各自的本事了。”

    “是!”

    士兵上前,沒有一絲猶豫,直接拽著云揚等人就往城下拉。

    這些士兵,早就看不慣這些文道世家傳人作威作福,如今,秦帥總算是清除了這些毒瘤!云揚等人臉色灰暗,一片絕望。

    咚!當他們被推出城門外,身后傳來大門緊閉聲音的時候,他們方才反應了過來。

    “秦命!你這是公報私仇!”

    原本自詡不凡,從來都是抬著以鼻孔對人的這些文道世家傳人,這下,完全慌了神。

    遠處,可是五十萬大軍啊!城頭上,聽著云揚的怒吼,秦命淡淡一笑,繼而問向北策將士:“你們說,我這算不算是公報私仇?”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