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成了BOSS祖師爺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該算舊賬了
    姜晨帶著眾人,一道走進了懸掛著“論法殿”牌匾的殿宇。

    論法殿內部空間很大,最中間的是一塊四四方方,有些像姜晨穿越前藍星上的足球場,在“足球場”的兩端,有著一具具散發著強大氣息的傀儡,有的執劍、有的擒刀,各式各樣的兵器、法寶等等,都有所體現。

    “此地乃演武場,這些傀儡,均是注入了各支道路上有所建樹的經驗道行,眾弟子可與適合的傀儡比斗,研究自身所缺,亦可駕馭傀儡與其余弟子斗法,檢驗修行。”

    “好寶貝!”

    一位宗師不禁開口。

    修行之時,最苦悶的莫過于自身疑難無人能夠解惑。

    經典秘籍,不過是死物,想要從中找到自身所需的妙解,太過艱難,甚至可能自身理解有誤,走上歪路,留下偌大隱患,所以在修行界,師長的作用才是那么明顯,所以與近似的修者比斗,才能從兩者相互驗證之中,發現自己的真正問題所在并予以解決。

    而這論法殿中,竟然有這么多傀儡,條條道路皆有。這不是相當于隨時有適合的對手可以過招?

    這樣的傀儡,當真是寶貝!

    姜晨意念一動,幾具傀儡便從死寂狀態清醒過來,落到了演武場之中。

    “諸位有興趣的,可以上前去小試一番。”

    “天主,我來試試!”

    姜晨話音剛落,“長刀落月”王成通率先開口,隨后只等姜晨剛剛微一點頭,就一個縱身,落入了演武場中。

    “我也去試試。”

    韓河跟王成通一刀一劍,常常比試,算得上是老對手了,此刻自然也不甘人后,他向著姜晨說了一聲之后,也跟上了王成通的腳步。

    “準備了!”

    旋即,在姜晨的一聲清喝之后,兩具傀儡頓時動了起來,分別是劍傀和刀傀,各自迎上了韓河和王成通兩人。

    “來得正好!”

    兩人齊齊一喝,揮劍提刀,沖了上去!

    一時間,漫天的劍光呼嘯而出,劍光百變,難以捉摸,籠罩住了劍傀,同時,刀傀的身畔,一條刀氣長河浮現而出,一擊轟向了他。

    王成通和韓河,一開始就拿出了招牌手段!

    他們一方面是確實是想試一試這傀儡的手段,另一方面,自然也是為了在姜晨面前多表現表現。

    “有了些進步……”

    姜晨微微點頭。

    在之前收下“四大宗師”的時候,這幾人的水平,在紫府中只能算作是中等,至多是中等偏上,沒有什么好稀奇,而現在的話,在姜晨的指導之后,這韓河和王成通的進步完全是看得出來的,不管是韓河的劍光無盡,還是王成通的一刀成河,都摸到了“道之域境”的邊。

    而在此之前,于清睿和穆東江二人,也是與他們齊名的,想必在同樣的條件下,也不會什么進步都沒有。

    假以時日,這便是四位陸地神仙!

    在當今時代,陸地神仙是頂尖勢力的中流砥柱,對于如今的大赤天,可以起到不小的作用了,即便是到了后期大能復蘇,天仙滿蒼空的時候,這四人有著大赤天的這么多資源在,也不可能止步于地仙。

    而“天仙滿蒼空”畢竟只是形容詞,即便是在上古時期,天仙也是貨真價實的“仙人”,再往上,就是仙尊佛陀的層次了。

    “快撐不住了。”

    姜晨回過神來,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到演武場的兩人身上。

    在他的操縱之下,這劍傀刀傀的力量和技巧一直在提升,剛開始的時候,韓河和王成通還能占據一定程度的優勢,可到了現在,已經是只能苦苦支撐了。

    “回來吧!”

    姜晨開口,一股無形之力頓時將兩人卷起,重新落到了臺上,而劍傀刀傀,也回到了他們本來的位置。

    “呼!當真是好寶貝!”

    韓河呼吸急促,縱使以他的修為,也止不住頭頂的汗水,顯然在剛才已經完全使出了全力,以至于現在對自身的操縱無法收放自如、細致入微。

    “我之前被人稱作無錯神劍,可現在與劍傀一戰,卻是發現劍法中處處都是弱點破綻,可以改進之處數不勝數,等到回去消化之后,我之劍法,必然能再上一層次!”

    “不錯,這一戰,對我的刀法長進,也相當明顯。”王成通雙目放光,落月刀重新被收回。

    “多謝天主!”

    兩人緩過一口氣之后,齊齊的向著姜晨道謝。

    “爾等乃是厚積薄發,以往多年的刀法劍法修行,此時得到驗證,才能一舉發現如此之多的問題,此次過后,就沒有那么好的效果了。”姜晨淡淡一笑。

    “縱使如此,此物亦是讓人難以想象。”穆東山有些躍躍欲試。

    除他之外,還有不少人,都有下去和傀儡試手的想法,就算是姜晨的幾個弟子,臉上也有一些意動。

    “傀儡就在這里,日后你們隨時可以來,不要在這里浪費時間了。”

    姜晨卻沒有繼續讓他們下演武場,而是直接帶著他們前行而去。

    九座殿宇,光是讓他們看上一遍,就得花上許多時間,沒必要在這里多耽擱。

    除了這演武場中的諸多傀儡之外,在論法主殿的四周,還有二十四面一人高的古老銅鏡,可以幫助演化法門、試驗道路,畢竟,很多法門被開創、修改出來,在不修行之前,是很難察覺到其中的問題的,可一旦等到開始修煉出現問題,又很容易直接留下隱患,難以彌補。

    比方說,林秋之前借助《道經》,演化出極其適合自身的《吞天神功》,按照常理這種并非正統修行、另走偏鋒的法門,即便是從《道經》中悟出來,也沒有人敢保證就是沒有什么問題的修行正道,也就是林秋初生牛犢不怕虎,才敢于直接修行。

    當然,從中也可以看得出,林秋悟性的可怖之處。

    而這些古老銅鏡,便可以提前在體外演化一次,妙用無窮。

    在銅鏡之外,論法殿中還有其他的一些法寶設施,姜晨也懶得再一一解釋,等回頭再整理一下,列個資料章程出來便是。

    “溫室、天工、造化、論法,乃是九重殿中的外四殿,人人皆可進,而后五殿,若是要進,便需要一些要求了。”

    姜晨帶著眾人走過了論法殿,到了第五重殿。

    第五重殿,并不恢宏,而是古樸高遠,形制近似于一座道觀。

    “道德殿!”

    “第五重殿,為道德殿,乃是我宗門主殿,為掌教居所、亦為大議事之處,平常之時,須得通報,方可入內。”

    這一重殿宇,沒有什么可以多說的,姜晨也不曾帶著他們進入,直接繞了過去,進入了下一重殿。

    …………

    “第六重,乃是藏經殿。”

    第六重殿,典雅幽靜,帶著檀香氣息。

    “藏經殿中,收錄我宗一切法門經典,上下分為九重樓,下三層,為經史古籍、奇聞異事,所有人皆可進入,中三層,為宗門諸法所在,核心弟子可隨時進入,而其余弟子,則是根據其貢獻、表現等等,按章或酌情給予修習機會。”

    “至于上三層,乃我宗根本**以及事關重大的古老密辛所在,法,不可輕傳,得授真法者,需得重重考驗,如此方可傳下。”

    貪多嚼不爛,好高騖遠者,只會淪為庸碌之輩,更何況,大赤天未來會廣收門徒,難保不會出現敵對勢力的奸細,也不能不提前防著一手。

    此時的藏經殿,還是一片空曠之地,姜晨手一揮,頓時無數典籍落下,九重樓盡皆都有。

    這些法門,部分是他從黎山老母道場等途徑得來的法門,一部分則是他參悟道經,偶有所得后創出的一些功法。

    而在九重樓之巔,自然便是那一卷金色封皮,散發著無量光芒的《道經》。

    “藏經殿日后設藏經長老之位,管理諸多經典及弟子借閱之事。”

    這一次,諸多小千世界出身的修者倒是還算平靜。

    ?藏經殿、藏經閣本身就是每個宗門必備的點,“大赤天”這等宗門,自然不可能缺乏。

    雖然說,藏經殿往往是一個宗門最重要的地點之一,可前面幾重殿宇,都有著種種妙用,讓人瞠目結舌,而到了藏經殿,“天主”除卻灑落了諸多秘籍古籍之外,卻沒有多加話語介紹,反而讓他們有種“不過如此”的感覺。

    這種感覺并沒有維持多少時間,旋即,這些個修者一一反應過來,露出對自己啼笑皆非的神色。

    這可是大赤天的藏經殿!里面隨便一卷經典,都可能會為他們指明修行之道,本應該是他們這些以往只能自己摸索道路的修者眼中夢寐以求的東西,而現在竟然能如此“淡然”視之。

    只能說,前面的溫室殿、論法殿等,對他們的震撼力度太過大了一些。

    “日后,當多加立功,爭取一窺高深秘典……”

    一群人心中暗道。

    “師父,后面還有哪些殿宇?”慕容鈺好奇的簡短問道。

    她對藏經殿沒有太多的興趣,身為姜晨的弟子,至高法門《道經》她早已得傳,而劍法之中,她越是鉆研“道生萬物”等《大赤天劍》,就越發覺得玄妙高深,對于其他的劍法等等,也就只有參考之用了。

    聽到她的問句,其余眾人,也紛紛的將目光轉移了過來,等待著姜晨的回答。

    九重大殿,還有三重未現,有了之前的種種鋪墊,其余人等,更是對后面的三重大殿無比好奇。

    單單是外四殿,就有著這么多的神通奧妙之處,而內四殿中,開頭的第一殿就是宗門重地藏經殿,后面三重的玄妙重要程度,自然是不必多言。

    “后面三殿,為明道殿、問心殿、玄關殿,分別為我宗弟子悟道、煉心、閉關破境所用。”

    對于姜晨而言,這九重殿明面上沒有什么秘密可言,他就如同親手筑造一般,淡然的將其間的部分情況說來。

    “此三重殿宇,為我宗重中之重,與藏經殿并為我宗之根基,進入三殿修煉等等,都需如藏經殿九重樓之分般,定下個章程出來,按照章程行事。”

    “此次,我就不帶你們進去了,等到過些時候我宗開宗諸事盡數收拾完畢之后,爾等積累功勛、自去便是。”

    不去了?

    在姜晨身后的人盡皆一愣,心里癢癢的很。

    被“天主”這般說著,這后三重殿宇,無一不是真正的重地、寶地,巴不得現在就進去體驗一番,不過誰也沒有膽子違逆“天主”就是了,只能按捺住,等待日后得到機會再來。

    “好了,爾等且去溫室殿中,自尋住處吧。”

    姜晨手一揮,一塊塊木牌浮現在空中,如同有意識一般,落入到了眾人的手里。

    “我是甲三,師兄,你呢?”

    孫武站在林凡身邊,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木牌,上面的古篆字在“生而知之”的圣靈面前,并不難理解。

    身為姜晨嫡傳中的兩個男性,他在這段時間里,就與林凡看上去頗為親熱了起來,當然,其中也有林凡刻意與這師弟交好、幫其融入宗門的因素。

    林凡雖說也不足二十歲,可出身自貧民窟,獨自闖蕩多年,人情練達也不算差,至于孫武,不過是一張白紙,雖然被天地所鐘、能明辨善惡,可林凡本就是好心,自然不會有什么抵觸。

    “我是甲二,應當是在你邊上。”林凡笑道。

    “以后互相多多關照便是。”

    而其他人,姜晨的幾個弟子不出意外的都是甲等,四位大宗師,則是乙等,其余被帶上天柱山的宗師武者,有差不多二十人,都是在諸多宗師中資質上佳,姜晨認為有培養價值的,得到的木牌丙丁二等皆有,而莫懷城,雖然資質不行,不過身為外門庶務總長老,也得到了一塊丙等木牌。

    “嘿嘿,乙一,不錯不錯,果真大老爺垂憐!”鯊雕看了看分到自己的木牌,嘿嘿的笑了笑,翅膀一抖,木牌頓時不知去了哪里。

    隨后,在姜晨的示意之下,一群人都照著原路,回返了溫室殿。

    而姜晨,則一個人站于原地,目光看向了無窮遠處。

    “此界諸事,到這里便算是徹底了結,接下來,便是宗門正式開山的事情了。”

    “不過,再次之前,一些舊賬,還是不能不算上一算……”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