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吾乃游戲神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安格拉的煩惱
    圖拿亞,銀鷹城堡。

    “你要走了嗎?”

    銀鷹大公龐勒因向整裝待發的安格拉問道。

    “嗯,原本說好只是待到播種節以后的,沒想到最后拖了那么久。”安格拉點點頭,坦然回答道。

    事實上安格拉早就想離開圖拿亞了,只不過他和自己父親的關系好不容易修好,再加上龐勒因的三個兒子死的只剩了他一個,一直念叨著讓他多住一段時間,考慮到老人的感受,這才不得不多待了十多天。

    好在有了玩家論壇這一神器之后,即便無名小鎮發生了什么,安格拉也能通過和薇拉的聯系得知,并遠程下達指令處理各種事務。

    話雖如此,但畢竟政務處理中,有很多命令都不是能夠在大庭廣眾之下細說的,游戲之神在開**壇的時候也完全沒有考慮過私聊,因此這段時間其實還是積累了不少問題,讓安格拉有些按捺不住,想要即刻啟程返回無名小鎮。

    “不能再繼續待一段時間嗎?”即便如此龐勒因還是有些不舍得和自己最后的子嗣告別,重回空巢老人的狀態:“我看過琴倫丫頭寄回來的書信了,其實你回自己的封地很輕松吧?通過那個石頭‘嗖’地一下就行!”

    該死的琴倫總是那么多話。

    安格拉忍不住在心里腹誹了一句。

    “父親大人,我畢竟也不是小孩子了,領地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去處理。”安格拉老老實實地回答道。

    “既然這樣的話,下次來的時候,能給我帶一些禮物嗎?”老人遲疑了一下,問道。

    “身為公爵的父親你會問我要禮物,真是罕見。”安格拉有些驚訝。

    畢竟除了皇族之外,公爵可以說是貴族階層中的不定還沒父親財產的九牛一毛多。

    “不能帶嗎?”老人看起來有些落寞的說道。

    “啊,當然可以,您說說看要什么?如果是我們那一帶特產的話……”安格拉思考起了無名小鎮的特產。

    1各種各樣的沙雕玩家

    2海棲圣使們召喚出來的海鮮(打不過對方的話會反過來被吃掉)

    3被玩家們逮到馴養,不知為何身體出現了微妙扭曲的野獸

    4危險系數極高,能夠一口吃掉一個大活人的雜交食人花(觀賞用)

    感覺不管是哪個,都是不能拿出來見人的東西啊。

    倒不如說,無名小鎮居然在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在自己眼皮底下變成了這樣一個生人勿入的魔域了嗎……

    “額,我們那邊好像沒什么土特產來的……”最后安格拉也只能心情復雜的說道。

    “放心放心,為父才不需要那種東西,我要的是你肯定能夠拿出來的!”老人一本正經地說道:“希望下次你來,能給我帶個孫子過來!”

    “……”

    安格拉覺得自己耳朵好像出了一點問題:“孫子?”

    “孫女也行,不過考慮到繼承權的話還是孫子比較好。”老人繼續泰然自若地說道。

    “父親大人啊,我才16歲好嗎……”

    “沒關系,我第一次才15歲。當初和你奶奶特地配給我的貼身侍女,在庭院外的那棵林檎樹下,讓她扒著樹干,我從后面把她的裙子撩起……”

    “我才不要聽老爹你的艷情史啊!”

    “那要聽你母親的嗎?真是重口味啊。好吧,當初你媽逃難過來的時候,我特意給她準備了……”

    “快住口!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你不覺得太早了一點嗎!”

    安格拉莫名的感到有些心累:雖然在大哥去世以后,自己的老父親就像是為了彌補當初對自己的不公那樣,經常在各個地方關心自己,但現在這種關心明顯偏到了一個不太對勁的地方……

    就在安格拉和他父親爭論早婚早孕和晚婚晚育的優劣時,房門被敲響了,頓時父子倆關于生理保健的討論自然就被打斷了。

    得到有些煩躁的龐勒因的許可之后,新來的管家推門而入。

    “老爺,圖拿亞崇白教會的大主教前來拜訪,他希望能夠見您和少爺一面。”對方彎腰行了個禮后,向他們父子說道:“他還帶來了一些禮物,大都是崇白教會耀光圣水之類的儀具。”

    “不見,guna!”安格拉毫不猶豫地拒絕道。

    作為游戲之神的忠實信徒,安格拉早就通過和戰爭公主莉雅的交談,以及自己翻閱過去的歷史記載,詳實地了解到了當初提耶拉滅亡的原因。

    雖然因為現在游戲之神的復蘇,令提耶拉再度走上了復國的道路,但過去的傷痕和仇恨并沒有因此消失,其他姑且不論,安格拉對于曾經在一定程度上參與了這一行為的崇白教會自然是沒什么好感。

    “不行,你必須和他見上一面。”但龐勒因卻搖了搖頭,豐富管家帶領客人去會客室稍微休息一會兒,這才接著滿臉嚴肅地對安格拉說道:“避是避不開的,既然你終將會成為圖拿亞、乃至北地的主人,你和崇白教會的負責人遲早都會見面,經常回避的話,不但給人留下的印象不好,而且還會令對方懷疑起你的身份。”

    “可是……”安格拉還是有些不爽。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現在你年紀還不大,就算做錯了什么事也可以推諉到年紀小不懂事上。早早體會一下那些家伙的手段,也好讓你日后有個準備。”

    老人接著勸說道。

    “你這不是很清楚,我年紀還小么……”安格拉嘆了口氣,心里覺得自己父親說的也有道理:“好吧,不過這次會面以后,我就要離開圖拿亞了。”

    “隨你……唉,看來我作為父親實在太過失敗,兒子一個一個都急著要離開我的身邊……”老人搖頭嘆息道,步履蹣跚地離開了房間,原本高大的背影如今在安格拉看起來有些佝僂和頽萎。

    安格拉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最后只能在心里決定,以后多找點機會,經常抽空回來看看他。

    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之后,安格拉也跟著走了出去,打算去看看那位崇白教會大主教是什么樣的人。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