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娛樂之中年危機 > 第七十六章 一票難求
    “聽說了嗎?咱們老師特地邀請來了高歌、徐鴻飛等一批曾經的校園歌手,咱們總決賽有耳福了!”

    一個名為‘校園歌手大賽’的微信群里,有人在群中放出了一則小道消息。

    ‘校園歌手大賽’群里是本屆所有參賽選手,盡管這些人中好多都已經被淘汰,大家并沒有退群,聊天的熱度很高,每天群里的消息都是999+。

    群里更有不少對兒因音樂結緣組成樂隊、伴侶的。

    看到這條小道消息,不少潛水的群友都冒了出來,紛紛追問起來。

    “確定嗎?”

    “瞎傳的吧,去年就說邀請高歌了,最后還不是來了幾個選秀綜藝的歌手當嘉賓?”

    “我也覺得不可能,看看去年前年就知道了,高歌和徐鴻飛這倆人里能來一個我都要燒高香了!”

    說著有人回想起了去年校園歌手大賽跟校領導坐一起的嘉賓們,倒不是說清華學子們看不起選秀歌手,而是這些歌手跟校園一點兒都不搭邊兒。

    女團偶像都能坐到特邀嘉賓席位上,還有不知道幾線的歌手表演完歌曲后現場贈送學生自己的專輯和門票,這不是宣傳是什么?

    因此前兩屆學校邀請來的嘉賓都被學生們狠狠的吐槽過。

    “我從校團委得到的消息,團委的老師聊八卦的時候聽到的,應該準確。”放出這條小道消息的群友在微信上解釋道。

    因為有前車之鑒,大家對于這種沒有根據的小道消息都是抱著聽聽就好的心態,也沒有太多人對外宣傳,不然到時候被證實了是虛假消息那面子上掛不住。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清華校園里漸漸有了校園歌手總決賽的味道,校園道路的兩旁掛上了各種橫幅、宣傳海報。

    各個院系學生處開始面向學生分發門票。

    清華大學校園歌手大賽是清華校內的傳統大型文藝活動,自1990年創辦以來,不算這一屆已經舉辦過二十八屆。

    經過二十多年的成長,校園歌手大賽作為一項文藝活動在清華校內深受同學們的歡迎和喜愛,在國內高校的學生文藝活動中也有相當高的知名度。

    在校園歌手大賽的舞臺上,每一年都會涌現出許多優秀的校園歌手,他們用心唱出自己對音樂的愛與執著,并持續活躍在校園內外,其中還有不少選手發展成為職業歌手,推出個人專輯。

    臨近總決賽開始的前一天,清華大學的官博這才發了一條微博,微博的內容是有關高歌等人的。

    “第二十九屆校園歌手大賽,很榮幸能夠邀請到高歌、徐鴻飛等多位老師前輩……”

    清華大學的官博還@了高歌、徐鴻飛等藝人,之前微信群里流傳的小道消息被確認為真的,這下不少學生坐不住了。

    這可是高歌、徐鴻飛!

    這也是正兒八經從清華大學走出去的樂隊,現在的學弟學妹們也都只聽說過有關他們的傳說,現場可從來沒有看過。

    機會實在是太難得了!

    “之前不都說是小道消息嗎?門票被我室友拿去送給他外校的女朋友了,請問我揍他的話犯法嗎?”

    水木社區里,得知到高歌也會來參加本屆校園歌手大賽的消息后,學生一邊后悔一邊發帖道。

    “啊哈哈哈哈哈哈,幸虧我沒有丟給室友,他跪下來叫爸爸我都沒給他!”

    “好不容易搶到的門票,你居然隨便送出去了?敗家啊!”

    帖子發出后,幸災樂禍的有之,當然也有給他出餿主意的。

    “別揍他,把他手里的門票搶走,然后和他女朋友一塊兒去看,兄弟只能幫你到這里了!”

    “揍他肯定犯法啊,撬墻角不犯法……”

    原來的水木清華分裂為校外網和校內網后,校外的水木社區涌入了不少北京其他大學的學子、社會人,維持住了原來水木清華bbs的熱度。

    高歌會參加校園歌手大賽的消息放出后,北京其他高校的學子們也紛紛登上了水木社區,發帖求購起決賽門票來。

    ‘有哪位好心人出兩張歌手決賽的門票啊?有意的請私聊……’

    ‘求一張校園歌手大賽的門票,謝謝好心人了!’

    ……

    類似的帖子發出后,回復的網友別看有不少,卻都求門票而不得,因為根本沒有幾個人愿意出。

    ………………………………

    北語的女生宿舍。

    室友從外面回來后手里抓著兩張門票在段柔面前炫耀起來。

    “柔柔,你看這是什么?”

    坐在床上刷著微博的段柔抬頭看了眼,然后才問道,“什么?電影票?”

    “清華校園歌手大賽的門票!”

    室友一邊揮舞著手中的門票,一邊解釋道。

    “你男朋友給你的?”

    “還不算男朋友,就是互有好感。”室友微紅著臉搖頭說道。

    屁嘞,就差周末晚上不回來了,還互有好感呢?

    段柔心里忍不住吐槽起來。

    “聽說這回決賽現場還邀請了不少藝人,你口頭上提到過的高歌據說也要來現場!”

    室友的話令段柔眼前一亮,最近有幾首歌一直在她歌單的循環列表里,一首是裴秋的《寄相思》,另外一首就是高歌的新歌《戀戀風塵》了。

    作為這對前夫妻的前cp粉,迄今為止她還從來沒有聽過高歌的線下演出。

    以往的時候是對方太過于神秘,幾乎不在外拋頭露面。

    最近高歌反過來了,參加了一檔綜藝節目后,他在網絡上討論熱度也很高。

    這些念頭只出現在她腦海里的一瞬間,緊接著反應過來,“你跟我說這些干什么?你去和你的男朋友一塊兒去看唄!”

    聽出段柔話語里的小委屈,室友笑了笑這才解釋起來,“他自己有票,我這里還剩下兩張門票,一張我的,另外一張你猜猜看是誰的?”

    心中盡管竊喜,段柔還是裝出一臉平靜。

    “總不會是我的……”

    好姐妹這下終于是忍不住了,鞋子一脫登上了段柔的上鋪,伸手便朝段柔的弱點戳去,“你還裝是不是?還裝?”

    “你知不知道這張門票在網上被人炒到了多少錢?我這么關心你還裝!”

    “哈哈哈哈,不敢了,不敢了,別撓了……”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