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修真必須死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怪物小隊
    正文

    忘川郡是巨巖大陸人口最少的一個省,但是忘川郡,在巨巖大陸名氣還是很大。除了舉世聞名的黃泉天坑,忘川郡的還是一個人才輩出的地方。根據帝國統計部門的數據,這個郡的修真者,占該省總人口的比例,是全國最高的。

    神武帝國有不少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比如說道源國師,就是忘川郡人。此外忘川郡的神起派,在帝國八大門派中排名第二。坐落在忘川郡的鳳鳴學院,也是帝國公認的十大名校,排名帝國前三。丁乙在青蓮爭霸賽上,還與他們學院的選手何瓊蘭交過手。

    這里還有幾種特產,也是獨一無二的,尤其是符石和浮石。

    符石,又名空間石,是構建空間信標、靈塔的最重要原料。而浮石,又名反重力石,是制造飛行道具、飛行法寶,不可或缺的重要寶石。丁乙制作的車傀儡、機車傀儡上面,都用到了這種寶石。這兩種叫法相同的寶石,非常名貴,拇指頭大小的浮石差不多就值十幾萬金元,是普通靈石的近百倍。

    丁乙對忘川郡的了解不多,他這次來忘川郡,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進入黃泉天坑。當務之急,丁乙需要掌握關于黃泉天坑的情報,制作出,可以安全進入天坑的修真道具。

    天坑里的危險到底是什么?誰也說不清楚。丁乙要做的準備工作非常多。

    傀儡系就是有這么一樁好處,傀儡師可以遠程操控傀儡,進入這種未知領域,不用本人親自涉險。高階的傀儡師,完全可以通過他們制作的傀儡,收集相關的各種信息,有針對性的再進一步根據這些信息,采取相應的對策。

    現在,丁乙需要找到一個安全隱蔽的所在,做好進入天坑的準備工作。

    丁乙發現了一處比較荒涼,沒有人煙的荒山。這里距離黃泉天坑大概只有兩百來公里,四周都是荒涼一片,非常適合丁乙潛伏。

    丁乙從天上降落了下來。他第一時間將車傀儡收進背包,然后再將背包收進儲物手環里。

    畢竟這個大空間的背包,實在是太顯眼了一點。

    圍著這個荒山,丁乙再進一步搜尋了一番,確認周圍沒有其他人,他這才,尋了一處隱蔽的山坡,開始構建起一個煉制傀儡的洞窟來。

    丁乙在四周布置了幾個預警法陣,發動土靈秘術,讓山體的山石發生定向崩解,在一步一步的將這些石塊移開。功夫不大,就開辟出了一個五平方左右的石窟。

    現在丁乙的實力還不足以熔化鋼錠,鐵礦石。他還必須借助于凡人的手段,將這些礦石,鋼錠熔化。他還必須要去尋找一些石炭,修一座熔爐,才能開展后面的工作。

    忘川附近沒有煤礦,想要弄到石炭,還需要費點腦筋。

    丁乙現在進不了城,而石炭也只有城里才有,他明白自己的處境,不能暴露行藏。他現在要做的,是制作一副,改變容貌的幻靈面具。看能不能在城外碰碰機會。

    鹿源給他的材料里面有明膠,丁乙又加入了一些修真材料,通過修真秘法煉制,在面具里面構置一個小型的幻靈陣,這花費丁乙差不多兩個小時的時間,最后總算是成功制作了一副,可以任意改變容貌的幻靈面具。

    為了讓自己的靈魂波動,不至被有心人察覺,丁乙捉了一只豚鼠,先用馴獸師的天賦資質將豚鼠控制,再制作了一個心靈共應器,讓豚鼠的靈魂波動和自己的靈魂波動疊加。

    丁乙化妝成一個有點黝黑的矮個子青年,不論是外形還是靈魂波動,都和他本人大不相同。做了事情后,丁乙這才往忘川郡這邊走去。

    忘川郡,有四個衛星城市:利川、潁川、豐都、天府。丁乙行進的方向是豐都城。

    豐都城是和集云城,差不多大小的小城,人口只有幾十萬。要說豐都城和集云城最大的區別,就是豐都城的城外,一個鄉民也無。丁乙早先在天上飛行的時候,他就發現了熾陽沙漠以北的這個情況。這讓丁乙愈發相信,巨巖大陸正是神武帝國最大的實驗場。

    丁乙相信,那些可憐的鄉民,他們應該是被那些無良的修真者,有組織、有計劃的捕捉,被關進一個個實驗基地,讓那些修真者方便從事,那些駭人聽聞的實驗。

    按照地圖的指引,丁乙向豐都城走去。

    沒走到十公里,突襲,毫無征兆的出現。地面上突然裂開一個大口子,從里面竄出一個人影,迎面就是一蓬沙土。同時丁乙的前后左右,四個身影從土坑里面躍出。他們用削尖的木棍,骨茅,石塊對丁乙展開了襲殺。

    這突然的變故,讓丁乙有些猝不及防。丁乙經歷過不少陣仗,雖然事發突然,不過他還是第一時間做出了的正確的應變,一個瞬閃,脫離了包圍圈。

    待丁乙仔細觀察那些突襲者的時候,他的心里打了一突,冷汗都嚇出來了。

    一個人形生物頭生尖角,其他的幾個,一個長著長長尾巴,一個臉上生長著丑

    陋的鱗片,一個雙手是獸爪,還有一個長著肉膜的翅膀,這是一群人形的怪物。

    這些怪物,相貌丑陋猙獰,不過卻都有人類的特征。

    這些到底是從實驗室,逃脫的人類,還是從黃泉天坑,爬出來的惡鬼?突然遇到這群奇怪的襲擊者,丁乙還是有些驚恐。

    不過交手之后,丁乙的心落到了肚子里。這些看著像惡鬼一樣的家伙,實力并不強。按照修真者的劃分,這五個家伙,大概只有羽級的修為。

    丁乙閃躲騰挪、并不跟這群怪物直接交手,他在觀察這些怪物的動作,顯然這些怪物,雖然有些類似修真者的神通,卻不會運用,他們的攻擊在丁乙看來,更像是一種生物本能。

    突襲和圍攻都不見效,這五個怪物唿哨一聲,四下里散開,想要逃跑。丁乙趕上前去,一拳暴擊,揍在那一臉鱗片的怪物頭上,那怪物的抗擊打能力超強,這一拳并沒有打暈他,不過突然竄出來的魔藤,束縛住了他的下半身,將他困在當場。

    長著肉膜的怪物想要飛走,丁乙幻化出靈翼,利用瞬移,突然出現在他身邊,一記勢大力沉的蹬踹,把他從天上踢到了地面。

    長著尖角的怪物,角上放出一道金色的電芒,還想要解救同伴。丁乙閃躲開來,對著他發出一個火球,將他炸翻。長著毛茸茸尾巴和長著利爪的兩個怪物,也被丁乙在擊敗了這三個怪物后,抓住暴摔,讓這兩個家伙失去了反抗。

    “我無意與你們為敵,你們為什么要偷襲我?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是這樣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放心,我不會傷害你們,你們會說話么?”

    五個突襲者不發一言,只是仇恨的望著丁乙。

    丁乙再度問道:“你們會說話么?”

    那五個怪物依然一聲不吭。

    丁乙嘆了一口氣,他收了神通,解開了一臉鱗片的怪物身上的束縛。

    丁乙看著這奇形怪狀的五個人,嘆了一口氣,從儲物手環里面取出了一些食物,放在了地上,轉身就要離開。

    “我們是人,我們會說話。”長著尖角的怪物突然開口道。

    丁乙一愣,轉過身來。

    “你抓住了我們,沒有殺我們,還送給我們食物,你是個好人。”尖角繼續說道。

    “我們是不容于世上的惡鬼,也只有你,送給我們食物。”長尾巴的怪物說道。

    丁乙想了一會兒,道:“這里離豐都城只有二十多里,不是個說話的地方,你們有沒有適合說話的地方?”

    雙手是獸爪的那人道:“請跟我來。”

    丁乙藝高人膽大,跟著這五個奇形怪狀的人類,往旁邊的荒草叢走去。

    五個人在前面帶路,不一會兒來到一個小土坡,獸爪掀開一塊掩飾的枯樹,露出一個洞窟,率先鉆了進去,丁乙跟著,也鉆了進去。

    洞窟里面漆黑一片,丁乙拿出一粒瑩輝石,洞窟里面亮堂了起來。五個人四處坐下,丁乙也坐了下來。

    尖角說道:“我們是逃出魔窟的魔人。”

    丁乙問道:“你說的魔窟,是黃泉天坑么?”

    聽到丁乙提起黃泉天坑,長尾巴的家伙哆嗦了一下,尾巴都蜷了起來。

    尖角道:“黃泉天坑是死地,我們說得魔窟,是那邊的試驗場。”尖角指著南面,丁乙頓時明白了過來。看來自己的推測完全正確。

    丁乙嘆了口氣,他把他看到巨人的事情,跟這五人說了一遍。

    尖角道:“我們其實都是正常的人類,在各個試驗場經過一些可怕的實驗,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原來這五個人都是從實驗場逃跑出來的。

    丁乙想起楊琪對他進行神經戰時,看到的情況。他的心情異常沉重。以前他沒有見到現實的場景,沒有看到真實的證據。一切都只是存在李在民的《謎之源》的記錄里面,一切只是存在自己神魂穿越的場景中。

    誰成想,這一切會真實的發生在眼前。南邊的那一個個聚居點,還有那些地圖上沒有標識的城市,竟然就是那些駭人聽聞的存在。

    “我們需要幫助,我們想恢復原狀,我們不想成為怪物。”臉上長滿鱗片的家伙,望著丁乙弱弱說道。

    尖角說道:“我本來是天元大陸的平民,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禍事,被趕出了城市,成為了鄉民,沒過多久又被抓住,送到了這里。這里有一些可怕的邪修,他們把我們像牲畜一樣的豢養著,拿我們做各種可怕的試驗。”

    “好心的修士大人,我們懇求你,將這件事情曝光,我們都愿意做人證,將這些邪修繩之以法……”

    長著獸爪的那人,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不過最后什么也沒說。

    丁乙看著還有些天真的尖角,重重的嘆了口氣。

    “我幫不了你們,其實這件事,遠比你們想象的要復雜得多。

    我不知道你進入試驗場多久,據我所知,帝國像這樣的試驗場,不下百余座。為了求得永生,為了獲得大能力,獲得絕頂資質,這些試驗場已經存在四五百年了。這是有帝國最高層的授意,一直在持續研究的項目。事實上,試驗場的存在,在修真界不算是大秘密。如果你還愿意相信帝國,我想這可能讓你失望了。”

    尖角沒有想到丁乙會這么說,小時候的平民生活和記憶,讓他造成了一種錯覺,他一直以為,迫害他們的修真者,是躲在帝國陰影角落里的邪修,他對帝國還報有很多的幻想,壓根就沒想到,這本來就是帝國的一項基本國策。

    尖角還幻想著丁乙找來大修士和記者,來曝光這件事,還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夠昭雪,他一直向他的伙伴,灌輸著這個理念,沒想到,丁乙直接的粉碎了他的幻想。

    尖角猛的站了起來,神情有些恍惚。

    “好心的修士大人,您是欺騙我的對不對?您是嚇唬我的對不對?”

    丁乙有些同情這個變異人,不過他不想欺騙他。

    “我沒有欺騙你,我說的都是真的。帝國的修真科技,沒有用到正確的方向,反而用到了這些邪路上面,掌握了帝國權力的高層們,一直以來都支持這些實驗,他們還提供了大量的物資金元。”

    “哇哇,我不相信!這不是真的!”尖角跳腳大叫,他的四個伙伴都是一臉黯然。

    突然尖角發起狠來,用盡了全身氣力撞向了洞窟的石壁。

    ‘嘭’的一聲巨響,尖角都被撞斷了,血流如注,整個人昏厥了過去。丁乙剛開始只是覺得尖角有些情緒失控,沒想到,他會走極端。

    他連忙跳了起來,趕緊過去幫忙救治。

    尖角如果沒有頭上的尖角,也許這一次就一命嗚呼了。不過恰恰是有這根角質化的尖角,雖然血流如注,但是生命并沒有大礙。他的四個同伴連忙上前,制止他繼續發狂。

    丁乙身上還有一些靈藥,雖然不能讓尖角恢復如初,至少及時的止了血。看到尖角還在掙扎,丁乙皺起了眉頭。

    丁乙大聲呵斥道:“你死都不怕,還害怕活著么?帝國這樣做,遲早是會遭天譴的,你們被搞得這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有心思尋死覓活,還不如想想,怎樣報仇才是。”

    尖角翻身想要給丁乙下跪,丁乙一把按住了他。

    “我只是一個靈級修士,我能幫你們的,實在有限,事實上我是帝國通緝的逃犯,和你們一樣,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這次是無意中遇到你們。”

    獸爪道:“大人,我們不夠格做您的追隨者,我們只想請求您能夠指點一下我們,我們現在衣食無著,還要躲避修真者的追殺……”

    丁乙頭痛起來,他本來是出來尋找石炭的,沒想到,會撞到這幾個從試驗場逃跑出來的變異人。

    難道見死不救么?這五個變異人的遭遇,實在是令人同情。不管他們變異成為,形狀可怕的怪物,但是他們作為人的本質沒有變。丁乙一時有些躊躇起來。

    半晌,丁乙取出一塊石炭,問五人道:“你們知道哪里能搞得到這個?”

    肉膜看了看,對丁乙道:“大人,我知道一個地方有,只是那里非常危險……”

    丁乙問道:“你說說看。”

    肉膜最后鼓足了勇氣道:“東北方兩百多公里的實驗場,有很多這種東西。”

    石炭是非常普通的生活物資,根本就不值錢,即便是在守衛森嚴的試驗場,這種東西,應該不會有人去看守的,這比偷偷潛入巖凱監獄,難度要小多了。

    丁乙點了點頭,又問了一個他一直想問的問題。

    “你們先前是怎樣躲過我的神識搜查的,按說,就算是你們藏身在地下,我也是能夠提前發現的。”

    肉膜道:“這些是‘蜥蜴’口水的緣故。”

    丁乙一愣,看向臉上布滿鱗片的那個家伙,那個家伙站了起來,直接從外面弄進來一些泥巴,然后口里哇哇的大吐口水,他將這些混合了口水的泥巴,均勻的涂在獸爪的身上……

    果然丁乙的神識掃過去,明明獸爪就在眼前,可是神識卻沒有發現他的身形。

    這還真是一個不錯的技能。

    丁乙思忖了一下,決定還是跟這五個家伙說實話。

    “我這次是要去黃泉天坑,沒有辦法,帝國在通緝我,我是逃無可逃,只能逃進到天坑去。我當然不會去白白送死,在進去之前,我要制作一些探測裝備、輔助裝備。就是因為要找石炭,才會遇見你們,我自己都是九死一生,實在是沒有辦法解決你們的問題。”

    “好心的大人,金角愿意追隨大人,再不濟,我還可以為大人探路。”躺在地上的尖角,率先表了態。

    剩下四人也紛紛表示,愿意追隨丁乙。看來他們現在是被逼到了絕境。

    修真必須死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