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美漫里的變形金剛 > 第一千二十九章 黑暗之心中的陰影
    正文

    三宮的動作確實太快了,快到唐尼和渡鴉都沒有來得及聯手。

    原本按照唐尼和渡鴉的推算,如果真到了三宮魔想要對渡鴉動手的時候,那將是很久很久之后,因為想完成從準九級到九級的跨越,簡直比從凡人到準九級之間的跨度還要巨大。

    可三宮的進步速度超乎想象的快,吞了一個賽托拉克居然就具備了打破超大界限的資格,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根本就不合理。

    陷入暴怒狀態的唐尼,冰冷地殺進了地獄,化作一道流光撲向了三宮魔,強大的能量光束徑直轟到了三宮身上。

    三宮只是低聲笑著,臉上的神情愈發惡毒,他一巴掌拍飛了光束,六顆眼睛瞪圓,血色的熱視線頓時爆發而出,撲向了唐尼。

    “唐尼!你永遠都不會接受教訓,這次你依然輸了!”三宮大笑。

    唐尼冷著臉,甩出了父盒,瞬息擴大間,強大的壁壘就擊潰了熱視線,然后洶涌傾軋到了三宮頭上。

    就像是一道從天而降的黑色墻壁,將一尊紅色的巨人鎮壓。

    道道足以擊垮宇宙的強大白光激射不斷,在父盒表層流轉,最終在匯聚中,盡數轟擊到三宮身上,發出刺耳的轟鳴聲。

    白色的電蛇兇狠撞擊著三宮那紅色的皮膚,在上面留下了道道灼燒的痕跡。

    “無聊。”

    三宮伸出一只手,低吼一聲,硬是扛住了急劇墜落的父盒壁壘,低吼著支撐住,然后轟然中將父盒掀翻,拋向遠方。

    “你也只配使用這些從別人手里搶來的破爛!過去你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可我就不一樣了,我即將成為全能神,馬上就能全面摧毀你的一切!”三宮大吼道。

    唐尼寒聲道:“你先活下來再說吧。”

    威震天和擎天柱同時舉起手臂,無限之力和光譜之力洶涌勃發,數十道璀璨的各色流光轟擊到三宮身上。

    無限的力量撕碎著三宮的有形概念,光譜的力量在崩解著三宮的無形概念。

    三尊超大宇宙神對三宮展開圍攻。

    只是,并沒有占據明顯的上風。

    他們三個可以圍殺了巴巴托斯,可以圍殺了黑暗超人,但面對正在進行不正常晉升的三宮,卻顯得分量不足。

    三宮魔在吞噬了賽托拉克之后,本就已經幾乎打破了準九級的上限,幾乎沖過了超大宇宙的概念,更何況他現在吞噬了渡鴉,獲取了全新的驅動能源。

    三宮自信,他正在通往全能宇宙級的康莊大道,他即將成為全能神。

    能同時壓制唐尼他們三個,就是他即將成功的最好的征兆!

    誰能做到?

    只有他三宮能做到!

    三道身影與三宮爆發激烈的戰斗,戰場迅速擴大,從地獄的一端殺到另一端,四道交錯的身影不時有人被擊飛,但旋即再度歸來參戰。

    四名超大神,盡情肆虐著這被由迦可汗轟的千瘡百孔的地獄世界。

    越打,唐尼的眉頭就皺的越緊,心中就更加的焦慮。

    這么下去不行。

    極短時間內他們就交鋒了億萬次,唐尼能敏銳感覺到三宮體內那源源不斷煥發的力量,正在讓三宮緩緩變強。

    再拖下去,渡鴉就真的救不回來了。

    “擎天柱!”唐尼猛然扭頭大吼道。

    “這頭惡魔的狀態不對勁!”

    擎天柱迅速回答道,一邊制造出一個五光十色的戰錘,狠狠將三宮砸的一個趔趄,道:“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三股情緒……”

    唐尼面不改色,神情冰冷中,閃開了三宮的利爪,然后抓住狠狠甩飛,同時抬手轟出一道強大的能量炮。

    “三種情緒……”

    唐尼沉吟著,臉色陰晴不定。

    一個是三宮,一個是渡鴉,還有一個是……

    “三宮,原來你已經被……”

    唐尼若有所悟。

    他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眉頭挑了挑,不禁露出冷笑聲。

    真是可悲啊……

    “三種情緒?你這機器人在說什么蠢話,難道賽托拉克那個廢物還沒死透?”

    三宮也心中一咯噔,冷笑著殺回來,撇開唐尼和威震天,直接撲向了擎天柱,用充滿暴虐的眼睛注視著擎天柱,以及擎天柱手上的一大把戒指。

    下意識的,三宮瘋狂掃描了自身全部,但始終沒有發現什么,唯獨那心臟處的黑暗之心,正在散發著異樣的躁動。

    三宮頓時放下了心,獰笑著撲向了擎天柱。

    “三宮,你快死了。”

    唐尼用憐憫的目光看著這個老對手。

    他跟三宮,從地球時代的時候就在交戰,雙方的戰爭一直持續到唐尼進入神之領域。

    但這一次,可能,真的要畫上休止符了。

    這是第一次,唐尼真切意識到,三宮魔距離死去是如此的接近,接近到隨時都有可能完蛋。

    “胡言亂語!”三宮獰笑,爆發出來的攻擊卻愈發的狂暴。

    任何一尊唯一神的意志都是無比強大的,不可能輕易受到外界的干擾,所以,三宮對自己的狀態無比自信,壓根就聽唐尼他們的鬼話。

    唐尼冷笑不語,臉上的焦慮愈發明顯,他必須要趕在三宮魔產生異變之前,將三宮的身軀轟碎,把渡鴉救出來。

    唐尼也不在乎渡鴉現在是不是還完好,只要有一口氣就足夠!哪怕實力受損,哪怕靈魂受創,只要還有一口氣,恢復過來是時間問題。

    就怕他沒來得及救出渡鴉,渡鴉就被三宮給徹底消融了。

    唐尼也是發了狠,不顧一切開始攻擊三宮魔,甚至不惜以傷換傷,只為了能給三宮制造多一些的傷痕。

    擎天柱和威震天也是這么干的。

    四道身影的交鋒愈發慘烈,每一次碰撞,都帶出大片的輻射粒子層,泯滅著臨近的一切物質。他們死命交戰中所遭受的創傷,那溢出的鮮血和身體部位,投放到各處,也如病毒一樣開始腐蝕著臨近的一切。

    這四個家伙,簡直就是瘟神,在地獄里橫沖直撞,不知道干掉了多少地獄的生物。

    “不夠!再快些!這家伙馬上就要死了,我們的時間不多!”

    唐尼感受著三宮身上傳來的愈發狂躁的氣息,怒吼一聲。

    三宮更加狂躁,惱怒地一巴掌打飛了唐尼。

    唐尼神情冰冷,操控著父盒撞擊過去,在三宮體表留下了一絲傷口。

    正如他推測的那樣,他應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三宮,把渡鴉吐出來,我就告訴你不死的方法!否則你真的會死!”唐尼低吼著。

    到了現在,連唐尼他們三個都能感受到三宮的不正常,尤其是胸口處,那砰砰跳動的黑色的東西,都幾乎浸透了三宮紅色的肌肉和皮膚,肉眼可見。

    黑暗之心,凝聚著三宮一切力量、信息的東西。

    這玩意兒會害死三宮的。

    因為……黑暗之心這東西,根本就不是三宮魔的東西!

    黑暗之心有他真正的主人!

    少年三宮被投放到罪孽濃云中,所偶然得到的黑暗之心,根本就不是被這些罪孽凝聚而成的,它原本就是待在那里不為人知的。

    可包括三宮在內,一切知情者,都以為黑暗之心這玩意兒就是無盡歲月的罪孽所積聚成的奇特神器,那是從無數不可能的概率中硬是誕生出來的罪孽核心。

    可惜,現實不是這樣的。

    唐尼臉色陰沉無比,凝視著三宮的心臟。

    這黑暗之心,漫畫中有過講述,它真正的主人是名為天蝕的家伙。

    而天蝕,就是上一代的復仇之靈!

    是上一代的上帝怒火的化身!

    也就是,幽靈誕生之前就被上帝制造出來的復仇使者!

    天蝕!

    一個躲在黑暗之心中沉眠的超級遠古的家伙,更是幽靈的頭號死敵。

    可惜,三宮從得到黑暗之心一直到現在,完全沒能察覺到不對勁,更不知道自己最依仗的核心中,沉眠著一個超級古老的老東西。

    唐尼盯著三宮的胸口看,他幾乎能看到一雙剛剛睜開的黑色的雙眼,正充滿憎恨地觀察著外界。

    那種極致的憎恨和怨毒,僅僅是最微不足道的目光,就能讓人感受到最為極致的惡意。

    可惜,這些,三宮依然沒能察覺到。

    這家伙只是紅著眼睛,咆哮著攻擊唐尼三人,完全沒能感受到自身的絲毫不對勁。那種狂熱和興奮浮現于三宮的臉上,壓倒了其他的一切情緒。

    唯獨胸口的黑暗,正在迅速擴散,黑暗之心的躁動越發癲狂。

    唐尼頭皮發麻地看著三宮,一邊與三宮交鋒,一邊警惕著注視著三宮體內正在發生的劇變。

    此刻的三宮,就像是犯了毒癮的瘋子,堅信著自己體內的正常與絕對的健康,連自己被侵蝕了都一無所知。

    “黑暗之心……”唐尼心中隱隱發寒。

    下意識的,他呼喚著火種源的力量,跨越遙遠的距離,更大幅度加持到自己身上,神情也變得肅穆。

    火種源……會在未來的某天,變成現在的黑暗之心嗎?

    唐尼自己,會在未來變得跟三宮魔似的,被侵蝕了都依然堅信著一切?哪怕被瀕臨死亡,也依然堅信著這一切的真實和可靠?

    唐尼竭盡全力對三宮展開圍攻,他沉默凝視著三宮,仿佛在看一個等死的神祗。

    這個最強大惡魔……要死了。

    還是以這種無比凄慘的,最沒有自尊的方式死去。

    “一路走好,三宮,真可惜,威震神之領域無數年的你,居然會以這種憋屈的方式落幕。”

    唐尼拋開心中的雜念,臉上浮現了兇狠,他咬著牙,盯住了三宮的肚子,整個人扛住三宮的利爪,身上被撕裂出大片的傷口,撲到三宮的肚子上,拼盡全力攻擊著。

    不管他的火種源到底有沒有問題,唐尼現在,都要堅信沒有問題!他憑借著火種源走到了現在,憑借著火種源能俯瞰眾生,坐看億萬宇宙生滅。

    唐尼只知道,沒有火種源他什么都不是,只能留在地球上當一個小小的變種人,在一次次大事件中隨波逐流。

    現在考慮這個……唐尼自己都覺得可笑!

    轟隆!

    終于,趁著三宮驟然變得僵硬的剎那,唐尼撕開了三宮的肚子,扯出來一絲縫隙。

    “這……怎么回事?我怎么了?!”

    三宮魔震驚地看著自己,呆愣愣地站在原地,到了這時候,他終于察覺到不對勁了。

    那胸口的黑暗,已經覆蓋了他身體的大半,不,應該說,連同他的神格,都有大半被黑暗之心侵蝕。

    三宮自身存在的概念,正在被黑暗之心悄然中抹除,將三宮積累的東西,全都轉化成黑暗之心的東西,這不是困難的過程,三宮畢竟從少年時代就跟黑暗之心全權捆綁。

    黑暗之心想對三宮做點什么,那實在是太簡單了。

    就像是一個人類,十年如一日地使用同一雙筷子吃飯,他會思考慮到,這雙筷子會突然有一天跳起來,狠狠扇在他臉上嗎?

    三宮就是使用筷子的人類,直到被筷子打殘了,才反應過來不對勁。

    可這時候已經晚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唐尼,你這混蛋對我做了什么!!我的黑暗之心,怎么會被你影響……”

    三宮愣在原地,低頭看著自己變得黑如墨汁的身軀,憤怒中帶著驚惶不安,他瞪著幾乎凸出來的眼睛,發出聲嘶力竭的嘶吼。

    黑暗之心,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怎么會這樣?怎么能這樣?在他即將晉升全能神的門檻上,他居然被自己最信賴的核心給反制……

    “我剛才就提醒你了,你要死了。我也說的很清楚了,把渡鴉還給我,我說不定能保住你的命……當然,前提是你要賭一賭我的信譽,會不會在救回渡鴉后反手干掉你。”

    唐尼帶著擎天柱和威震天,冷漠屹立在原地。

    他親眼看著三宮被黑暗之心一點點腐蝕吞噬。

    “那現在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你這混蛋,你早就知道,你早就知道對不對?我的黑暗之心怎么可能會有問題……我把渡鴉給你,告訴我該怎么辦!!!”

    三宮跟瘋了似的,感受著自身的急劇消逝,嘶吼著。

    唐尼對他張開了手:“那么,現在把渡鴉還給我,我就救你。”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